□ English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网站首页 国内离婚 国内继承 业务范围 香港离婚继承 澳门离婚继承 台湾离婚继承 法律文书
首席律师  

孙长刚 律师

涉外婚姻家事与财富传承律师网
首席律师:孙长刚
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
邮箱:lawyerscg@sina.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66号中国技术交易大厦
A座16层
微信:lihunlawyer
电话:010-62684688-8050
Email:lawyerscg@sina.com
微信联系孙律师
专业团队
·首 页 >> 澳门离婚继承

澳门民事诉讼法典(4)
发表于2006-10-26      


第六分节 对查封之反对



  第七百五十三条 依据
  一、如所查封之财产属于被执行人,则其得基于命令查封之批示中未经明确作出审理及裁判之依据,就查封提出反对,并声请解除查封。
  二、下列者构成就查封提出反对之依据:
  a)有关财产绝对、相对或部分不可查封;
  b)立即查封之财产仅以补充方式承担透过有关执行予以清偿之债务;
  c)查封之财产依据实体法规定非用以承担透过有关执行予以清偿之债务,故不应被查封。
  第七百五十四条 提出反对之程序
  一、对查封之反对构成执行之附随事项;第二百四十四条至第二百四十六条之规定,适用于此附随事项。
  二、被执行人之声请须于应视其获通知进行查封之日起十日期间内提出,且适用经作出必要配合之第七百零一条之规定。
  三、如所提出之反对系以存有独立财产为依据,则被执行人应立即指定用作承担透过执行予以清偿之债务之独立财产中,由其持有且可查封之财产。
  四、经听取请求执行之人之意见及采取必需之调查措施后,法官须裁判维持查封或命令将之解除。

第三节 对债权人之传召及对债权之审定



  第七百五十五条 对债权人及被执行人配偶之传唤
  一、作出查封后,以及在有需要时将被查封财产所涉及之权利或负有之负担之登录证明附入卷宗后,须传唤下列之人参与执行程序:
  a)被执行人之配偶,只要查封涉及被执行人不可自由转让之不动产,又或请求执行之人依据第七百零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声请传唤被执行人之配偶;
  b)具有物之担保之债权人,而被查封之某些财产系用以作出该担保者;
  c)税务法律中为维护公钞局或有之权利而指出之实体;
  d)未为人所知悉之债权人。
  二、就被查封之财产如存有将该等财产用以对债权作某种担保之登记,则于登记中所载之住所向有关债权人作传唤,但知悉其有另一住所者除外;对于未为人所知悉之债权人以及优先债权人之继受人,须向其作公示传唤,其期间为二十日。
  三、未作出所规定之传唤时,产生与未作传唤被告相同之效果,但不导致已作之变卖、判给、赎回或支付被撤销,只要请求执行之人并非该等行为之唯一受益人;然而,应被传唤之人有权就其所遭受之损失要求请求执行之人作出赔偿。
  第七百五十六条 免除对债权人之传唤
  一、如仅对薪俸、补贴金或定期金作查封,又或对无须登记且价值低微之动产作查封,而卷宗亦未载有任何关于该等动产涉及担保物权之纪录,法官得免除对债权人之传唤。
  二、上款之规定不妨碍具有物之担保之债权人在执行程序中,于查封之财产移转前自发参与程序,并要求其债权获清偿。
  第七百五十七条 被执行人之配偶
  按第七百五十五条第一款a项第一部分之规定传唤被执行人之配偶后,其得就查封提出反对,且在执行程序中紧接传唤之各阶段内享有与被执行人相同之诉讼地位。
  第七百五十八条 要求清偿债权
  一、债权人之债权以被查封之财产作物之担保时,其方得要求以该等财产之所得清偿其债权。
  二、提出该清偿要求须以可执行之名义为依据,且须于被传唤后十五日内提出;但检察院得于二十五日期间内提出清偿公钞局之债权之要求,而该期间自作出第七百五十五条第一款c项所指之传唤时起算。
  三、债权人得参与执行程序,即使有关债权尚未可要求履行亦然;但债务为不确定或未确切定出时,应采用请求执行之人可使用之方法使之确定或确切定出。
  四、应将清偿债权之各要求作成单一卷宗,以附文方式附于执行卷宗。
  第七百五十九条 对要求清偿债权之争执
  一、提出清偿债权要求之期间届满后,法官须作出批示以接纳或初端驳回所提出之要求。
  二、请求执行之人及被执行人得于十五日期间内对所作之要求提出争执,该期间自就接纳该等要求之批示作出通知时起算,而该批示亦应通知其余之债权人;如该等债权人就用作担保债权之财产亦指称具有担保物权,则其得于相同期间内对该等债权提出争执。
  三、提出之争执得以任何使债务消灭、变更或妨碍其成立之事由为依据;但透过判决或仲裁裁决确认之债权,仅得以第六百九十七条或第六百九十八条适用部分所指之任一依据提出争执。
  第七百六十条 提出清偿要求之债权人之答复
  债权受争执之债权人得于获通知所提出之争执后十日内作出答复。
  第七百六十一条 继后之步骤——对债权之审定及订定其受偿顺位
  一、如无人对任何债权提出争执,又或对受争执债权之审定不取决于将进行调查之证据,则立即作出判决以裁定是否存有该等债权,并订定该等债权与请求执行之人之债权之受偿顺位。
  二、如对受争执之某一债权之审定取决于将进行调查之证据,则按下列规定处理:
  a)视乎予以审定之债权涉及之金额是否高于简易诉讼程序之利益值上限,按通常宣告诉讼程序或简易宣告诉讼程序中后于提交诉辩书状阶段之步骤进行;
  b)如按通常诉讼程序进行,则清理批示中须宣告确认可予以确认之债权,即使所有债权之受偿顺位须待终局判决时订定者亦然。
  三、债权及该等债权所具有之物之担保凡未受争执者,均视为已获确认,但不影响第四百零六条规定之适用,亦不妨碍就原会导致提出清偿债权之要求被初端驳回之问题进行审理。
  四、如已订定受偿顺位之各债权中某一债权为尚未可要求履行者,则订定受偿顺位之判决内须规定在最后须支付之帐目中相应扣除因提前获支付而取得之利益。
  五、如法官认为变卖之所得金额可能不高于执行之诉讼费用之金额,得于变卖前中止以附文方式进行之审定债权及订定其受偿顺位之程序中后于提交诉辩书状阶段之步骤。
  第七百六十二条 与被执行人间有待决诉讼或将针对该人提起诉讼之债权人之权利
  一、未具备可执行之名义之债权人得于提出清偿债权要求之期间内,就用以担保其债权之财产,声请待其在本身之诉讼中取得可执行之判决后,方订定债权之受偿顺位。
  二、如在提出声请之日有关诉讼正处待决,声请人应按第二百六十七条及随后数条之规定,促使请求执行之人及有利害关系之债权人作为主参加人参加该诉讼;如在提出声请后方提起诉讼,则除被执行人外,亦应针对请求执行之人及有利害关系之债权人提起诉讼。
  三、上述声请不妨碍有关财产之变卖或判给,亦不妨碍对被要求清偿之债权作审定,但声请人得在有关之执行程序中行使清偿债权之要求已被接纳之债权人获赋予之相同权利。
  四、上述声请在下列情况下失效:
  a)在三十日内仍未将证实诉讼正处待决之证明附入卷宗;
  b)请求执行之人证明第二款之规定未获遵守,证明有关诉讼已被裁定理由不成立,又或证明上述声请提出后,有关诉讼因原告之过失而停止进行三十日。
  第七百六十三条 在破产或无偿还能力之情况下中止执行
  任何债权人得透过证明有人声请被执行人破产或无偿还能力,使执行程序中止进行,以阻止作出有关支付。
  第七百六十四条 就相同财产提起多个执行程序
  一、如就相同财产有多于一个执行程序正处待决,则就该等财产较迟提出查封之执行程序中止,且提起此执行程序之人得于较早提出查封之执行程序中要求清偿其债权;如查封须登记者,则以有关登记决定查封之先后。
  二、上述要求须于就提出清偿债权之要求所给予之期间内提出;然而,如未按第七百五十五条之规定向提出该要求之人本人作传唤,该人得于就中止执行程序之批示作出通知后十五日内提出该要求。
  三、提出上述要求引致就债权已订定受偿顺位所产生之效力中止;如该要求获接纳,则须重新就债权受偿顺位之订定作出判决,而订定时须包括提出该要求之人之债权。
  四、在中止进行之执行程序中,请求执行之人得舍弃对另一执行程序中所扣押之财产之查封,并指定其它财产代替之。
  五、如执行程序系完全中止者,则中止进行之执行程序之诉讼费用与引致进行该执行程序之债权处于同一受偿顺位,只要提出清偿要求之债权人于最后结算前附具关于该诉讼费用金额之证明,以及证实该执行程序并无为执行其它财产而继续进行之证明,以供附入卷宗。

第四节 支付


第一分节 一般规定



  第七百六十五条 作出支付之方式
  一、支付得透过交付金钱、判给所查封之财产、指定财产之收益用途或交付变卖财产之所得为之。
  二、透过执行予以清偿之债务得按第七百七十五条至第七百七十八条之规定,以分期方式支付。
  第七百六十六条 可作出支付之情况
  一、即使以附文方式对债权作审定及订定其受偿顺位之程序正在进行,亦不妨碍为作出支付而实行有关措施,但仅可在第七百五十九条第一款所指之批示作出后为之;然而,为作出支付而指定财产收益用途之措施不在此限,该措施得由请求执行之人于进行查封后立即声请,且得于查封后立即批准。
  二、对于被传唤与其它债权人竞合执行之债权人,在执行中,仅得以担保其债权之财产向其作出支付,且该支付须按其债权之受偿顺位为之。

第二分节 金钱交付



  第七百六十七条 交付金钱之情况
  如查封之对象为通用货币或款项已寄存之金钱债权,则以存有之金钱清偿请求执行之人或应优先于该人受偿之任何债权人之债权。

第三分节 判给



  第七百六十八条 声请判给
  一、请求执行之人得声请获判给已查封而不属第七百九十七条所指之财产中足以清偿其债权之部分。
  二、提出清偿要求之任何债权人亦得声请获判给作为其所援引债权之担保之财产;然而,如在审理该声请前已就订定债权之受偿顺位作出判决,则仅在声请人之债权已获确认及已订定受偿顺位之情况下,该声请方予考虑。
  三、声请人应指明其提出之价金,且该价金不得低于第七百八十五条所指之价额。
  四、如在作出声请之日已宣布进行司法变卖,则变卖无须中止,而该声请仅在未有出价较高之投标人时方予考虑。
  第七百六十九条 声请之公开性
  一、判给之声请提出后,须于第七百八十六条所指之告示及公告中载明声请人所提出之价金,并作出批示,指定开启出价较声请人为高之标书之日期及时间。
  二、须就上款所指之批示通知被执行人及可声请判给之人,以及在有关财产转让方面拥有任何优先权之人。
  第七百七十条 判给之程序
  一、如无任何出价较声请人为高之标书,亦无任何人提出行使优先权者,则接纳声请人所提出之价金。
  二、如有出价较高之标书,则按第七百八十八条及第七百八十九条之规定处理。
  三、如判给之声请于宣布进行司法变卖后作出,且并无任何人提交标书者,则将财产立即判给声请人。
  第七百七十一条 适用于判给之规则
  第七百八十二条、第七百八十三条、第七百九十二条至第七百九十六条以及第八百零二条至第八百零五条之规定,经作出必要配合后,适用于财产之判给。

第四分节 收益用途之指定



  第七百七十二条 得声请或批准指定收益用途之情况
  一、所查封之财产属不动产或须登记之动产,而其未被变卖或判给时,请求执行之人得声请指定以该等财产之收益清偿其债权。
  二、就上述声请须听取被执行人之意见;如被执行人无声请将该等财产变卖,则批准收益用途之指定。
  三、如在召唤债权人之前声请指定收益用途,则免除对债权人之传唤,但该声请被驳回者除外。
  第七百七十三条 指定收益用途之方式
  一、就正在出租之财产指定其收益用途系透过将命令该指定之批示通知承租人为之。
  二、如尚未出租或须订立新合同者,则以密封标书之方式或私人磋商之方式出租,且按就变卖查封财产所规定之手续处理,但须对该等手续作出必要之变更。
  三、执行之诉讼费用经支付后,由指定人收取有关不动产或动产之租金,直至其债权之金额获清偿为止。
  四、指定人具出租人身分,但未取得被执行人同意时,不得解除合同,亦不得就该等财产作任何决定;如未能达成协议,则由法官作出裁判。
  第七百七十四条 效果
  一、收益用途经指定以及执行之诉讼费用经支付后,则裁定执行终止,并解除对其他财产之查封。
  二、收益用途之指定须根据命令作出指定之批示进行登记;该登记以查封有关财产之登记附注之方式作出。
  三、如有关财产其后在不负有指定收益用途之负担下被变卖或判给,则以变卖或判给之所得清偿指定人之债权余额,且查封附有该指定收益用途附注之登记时,须按查封之优先级进行清偿。
  四、以上各款之规定,经作出必要配合后,适用于指定记名债权证券之收益用途,为此,应于该等证券上指明所作之指定,并按有关法律作附注。

第五分节 分期支付



  第七百七十五条 分期支付之声请
  一、请求以分期支付方式清偿所执行之债务之声请,应由请求执行之人及被执行人签名,且应载明所协议之支付计划。
  二、分期支付之声请必须于就命令变卖或采取其它措施以作支付之批示作出通知前提出,且请求执行之人及被执行人声请中止执行时,方予以考虑。
  第七百七十六条 透过执行予以清偿之债权之担保
  一、除非另有协议,执行时所作之查封视为对透过执行予以清偿之债权之担保,而此担保维持至完全清偿债权时止,但不影响第七百七十八条规定之适用。
  二、上款之规定不妨碍当事人约定提供其它附加担保,或以其它担保代替因查封而生之担保。
  第七百七十七条 不作支付之后果
  如有任何一期之支付不按协议作出,则其后各期立即到期,且请求执行之人得声请继续进行执行程序,以满足其债权之余额。
  第七百七十八条 其它债权人权利之维护
  一、如有债权人声请继续进行执行程序以满足其债权,而该债权为可要求履行者,且其提出清偿债权之要求已被接纳,则执行不再中止;在第七百六十四条所指之情况下,如在就中止执行之批示作出通知后十五日内有人提出清偿债权之要求,则执行亦不再中止。
  二、在上款所指之情况下,须通知请求执行之人于十日期间内作出下列声明:
  a)是否放弃第七百七十六条第一款所指之担保;
  b)是否亦声请继续进行执行程序以清偿其债权之余额;如提出声请,则就分期支付所作之协议不再产生效力。
  三、作出上款所指之通知时,须同时告诫请求执行之人,如其不作声明,则视其舍弃所作之查封。
  四、如请求执行之人舍弃所作之查封,则声请人具有请求执行之人之身分,且第八百一十四条第二款至第四款之规定,经作出必要配合后适用之。

第六分节 变卖


第一目 一般规定



  第七百七十九条 变卖之方式
  一、查封财产之变卖得为司法变卖或非司法变卖。
  二、司法变卖以密封标书之方式为之。
  三、非司法变卖得以下列方式为之:
  a)直接变卖予有权取得某些财产之实体;
  b)以私人磋商之方式变卖;
  c)在拍卖行变卖。
  第七百八十条 变卖方式及财产底价之订定
  一、经听取请求执行之人、被执行人以及债权系以将变卖之财产作担保之债权人之意见后,法官于命令变卖之批示中订定:
  a)查封之所有财产或每一类别财产之变卖方式;
  b)将变卖之财产之底价,其须按以下各款之规定订定;
  c)将变卖之财产分成若干或有之组合,以便整体变卖查封之财产。
  二、如法官认为有必要在定出该等不动产或权利之底价前,采取对于确定有关不动产或权利之市场价值属必需之措施,尤其因各利害关系人建议之价值有实质分歧时,法官得命令为之。
  三、变卖未经事先估价之动产时,底价为查封笔录中所载之价值;但法官依职权或应任何就变卖有利害关系之人声请,订定另一价值者除外。
  四、须就第一款所指之批示通知请求执行之人、被执行人,以及债权系以将变卖之财产作担保且提出清偿要求之债权人。
  五、对第二款及第三款所指之裁判,不得提起上诉。
  第七百八十一条 变卖作为满足债权之用
  一、应被执行人之声请,如已变卖之财产之所得,足以支付执行之开支、请求执行之人之债权,以及对于债权系以已变卖之财产作为物之担保之债权人,亦足以支付其债权者,则立即中止变卖所查封之财产。
  二、在第七百一十二条第五款所指之情况下,须首先变卖优先用作承担债务之查封财产。
  三、在第七百二十八条所指之情况下,被执行人得声请首先变卖经分割而其价值足够清偿债权之某一不动产;然而,如不能立即以该价值变卖者,则将被查封之所有不动产变卖。
  第七百八十二条 免除为债权人之寄存
  一、如请求执行之人透过执行取得查封财产,则在寄存价金时,对于支付受偿顺位先于其本人之债权人属无需要之部分无须寄存,不超过请求执行之人有权收取之金额之部分,亦无须寄存;取得作为担保本身债权之财产之债权人,同样获免除作出有关寄存。
  二、如仍未订定债权之受偿顺位,则请求执行之人仅须寄存超出透过执行应获之金额之部分,而其它债权人仅须寄存超出其透过所取得之财产要求清偿之债权金额之部分;在此情况下,如所取得之财产属不动产,则将之抵押以担保无寄存之部分价金,并在移转笔录中载明此事,如无该笔录,不得就移转作登记;如该等财产属其它性质者,则除非提供相当于该等财产价值之担保,否则不得将该等财产交予取得人。
  三、如因所订定之债权受偿顺位而导致取得人未有权利收取未作寄存之金额之全部或部分,则通知取得人于十日内作出有关寄存,否则按第七百九十三条之规定针对该取得人作出执行,而执行时首先执行所取得之财产或有关担保。
  第七百八十三条 登记之取消
  经支付价金及履行移转财产时固有之税务上之债务后,须依职权命令取消按《民法典》第八百一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失效之物权之登记,并将作出该命令之批示证明交予取得人。

第二目 司法变卖



  第七百八十四条 采用司法变卖之情况
  如无出现第七百九十七条、第七百九十八条及第八百条第一款所指之情况,则以密封标书之方式变卖财产。
  第七百八十五条 就变卖所公布之价额
  如命令以密封标书之方式变卖,则就变卖所公布之价额为财产底价之百分之七十,但法官订定另一百分比者除外。
  第七百八十六条 变卖之公开及展示财产之义务
  一、须提前必需之时间,指定开标之日期及时间,以便能透过依据第一百九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张贴之告示及刊登之公告,使变卖尽量公开;除透过告示及公告外,法官亦得依职权或根据就变卖有利害关系之人之建议,规定以法官认为属较有效之其它方法将变卖一事公开。
  二、第一百九十七条第一款所指之告示须提前十日张贴;另须提前相同期间将一份告示张贴于财产所在地之市政厅大楼,如属都市性房地产,亦须提前相同期间张贴一份于每一房地产之门上。
  三、公告亦须提前相同期间刊登,但法官鉴于有关财产之价值低微而认为可免除刊登者除外。
  四、在告示及公告中须按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三款之规定载明被执行人之姓名或名称,以及指出处理有关执行程序之办事处,开标之日期、时间及地点,并对有关财产作扼要说明,以及声明变卖之底价。
  五、对正执行之判决如有正处待决之上诉或被执行人之异议正处待决者,则亦须在告示及公告中载明此事。
  六、在告示及公告之期间内,受寄人必须向欲查看有关财产之人展示该等财产;但受寄人得指定于日间某些时间提供该等财产以供查验,并以任何方法让公众知悉该时间。
  第七百八十七条 对优先权人之通知
  一、须将已定之开标日期、时间及地点通知在财产转让时具有优先受让权之人,以便当有任何标书获接纳时,可当场行使其优先权。
  二、如未作通知,则产生《民法典》就私人出卖财产时未作通知或未预先告知优先权人所规定之后果。
  三、关于传唤之规则,适用于第一款所指之通知,但不采用公示传唤。
  四、未能成功通知优先权人时,并不妨碍按一般规定提起优先权之诉。
  第七百八十八条 开标
  一、标书须交予法院办事处,在法官在场下开启;被执行人、请求执行之人、债权系以将变卖之财产作担保且提出清偿要求之债权人,以及投标人,均得于开标时在场。
  二、如有一名以上投标人提出最高价金,则立即开始进行该等投标人间之出价竞投程序,但声明欲以共有之方式取得有关财产者除外。
  三、如提出最高价金之各投标人中仅有一人在场,其得提出高于其它投标人之价金;如提出最高价金之各投标人均不在场,或均不欲提出高于其它投标人之价金者,则进行抽签以决定应以何标书优先。
  四、所有标书一经提交,仅得在第一次指定之开标日期延后逾九十日时,方得撤回标书。
  第七百八十九条 就标书作决议
  一、开标后,或如有出价竞投或抽签之情况,则在进行出价竞投或抽签程序后,有关标书立即由到场之被执行人、请求执行之人及债权人审查;如各人均无到场,则视作接纳价金最高之标书,但不影响第三款规定之适用。
  二、如上述之利害关系人意见有分歧,则以在场各人中对标书所涉及之财产拥有大部分债权之债权人在投票中所持之立场为准。
  三、低于第七百八十五条所指价值之标书不予接纳,但经请求执行之人、被执行人及债权以将变卖之财产作物之担保之各债权人同意接纳者除外。
  第七百九十条 透过标书方式进行之变卖之不当情事或未能成功透过该方式变卖
  一、关于开标、出价竞投、抽签、审查及接纳标书之不当情事,仅可当场提出争议。
  二、如无投标人或各标书不获接纳,法官经听取在场利害关系人之意见后,决定应以何方式将有关财产变卖。
  第七百九十一条 优先权之行使
  一、如有任何标书获接纳,须催告在场且具有优先权之人,以便声明是否欲行使其优先权。
  二、如有多于一名享有具相同效力之优先权之人提出欲行使其优先权者,则进行该等人间之出价竞投程序,并判给提出最高价金之人。
  三、优先权人欲行使其优先权时,须立即寄存有关价金之总额。
  第七百九十二条 价金之寄存
  如有任何标书获接纳,而无优先权人提出行使其优先权,则通知投标人于十五日内将其应支付之价金寄存于本地区政府库房之负责实体,否则对其处以下条所指之制裁。
  第七百九十三条 制裁
  一、如投标人不寄存有关价金,则办事处就有关责任作出结算,并按经作出必要配合之第七百四十条第二款及第三款之规定处理,但不影响下款规定之适用。
  二、经听取就变卖有利害关系之人之意见后,法官得裁定在上款所指情况下之变卖不产生效力,且有关财产将以被认为属较合适之方式再行变卖,但不容许上述怠惰之投标人再取得该等财产,且其须支付有关之差价及所引致之开支。
  第七百九十四条 开标及接纳标书之笔录
  就开标及接纳标书之过程须作成笔录,而笔录中除载明其它事项外,亦须就获接纳之每一标书载明投标人之姓名或名称、投标之财产及其价金;该等财产系透过在有关查封中所载之资料予以认别。
  第七百九十五条 财产之判给
  一、仅在证实投标人已完全支付有关价金及履行移转财产时固有之税务上之债务后,方将财产判给及交付投标人。
  二、作出财产判给之批示后,须向取得人发出移转凭证,而凭证中须指明有关财产之资料,并证明已支付有关价金及已履行税务上之债务,以及声明将该财产判给取得人之日期。
  第七百九十六条 财产之交付
  取得人得以上条所指之批示为依据,按执行交付一定物之规定,声请对有关财产之持有人继续进行执行程序。

第三目 非司法变卖



  第七百九十七条 直接变卖
  如有关财产依法须交付予某些实体,则将该等财产直接变卖予该等实体。
  第七百九十八条 透过私人磋商变卖——可采用此种变卖方式之情况
  如出现下列情况,则透过私人磋商进行变卖:
  a)请求执行之人、被执行人或任何优先债权人声请以私人磋商方式变卖,且经听取其余就变卖有利害关系之人之意见后,法官根据所援引之理由,认为以该方式变卖系明显有利者;
  b)所涉及之财产为价值低微之动产;
  c)变卖须紧急进行;
  d)出现第七百九十条第二款所指之情况,而未能成功以密封标书方式变卖有关财产,且法官无命令在拍卖行将该等财产变卖。
  第七百九十九条 以私人磋商方式实行变卖
  一、在命令以私人磋商方式进行变卖之批示中,须指定负责变卖之人以及变卖之最低价金。
  二、获指定之人以受任人身分进行变卖,而该委任得以上述批示之证明予以证实。
  三、买受人须于变卖之文件作成前,直接将价金寄存于本地区政府库房之负责实体。
  四、对正执行之判决如有正处待决之上诉或被执行人之异议正处待决者,则变卖时须声明此事。
  第八百条 在拍卖行变卖
  一、在第七百九十八条所指之情况下,得于拍卖行变卖动产,而该条之规定,经作出必要配合后适用之。
  二、对命令在拍卖行变卖之批示,适用上条第一款之规定。
  三、变卖由拍卖行之人员按惯用规则进行。
  四、拍卖行之经理须于变卖后五日内,将净价金寄存于本地区政府库房之负责实体,由法院处置,并将寄存之凭证附入卷宗,否则对其处以第七百四十条第二款所定之制裁。
  第八百零一条 在拍卖行进行变卖时之不当情事
  一、债权人、被执行人或任何出价者得就拍卖时发生之不当情事提出声明异议。
  二、为对声明异议作出裁判,法官得检查或命令检查有关拍卖行之帐目纪录,听取拍卖行之人员陈述,询问所提供之证人及采取其它措施。
  三、如出现之不当情事损害出价之最后结果,则撤销有关拍卖,且判处拍卖行之东主退回已收取之金额,但不影响就所引致之损害作出赔偿。
  四、如拍卖被撤销,则于另一拍卖行重新拍卖;如无另一拍卖行,则进行司法变卖或以私人磋商之方式变卖。

第四目 变卖非有效之情况



  第八百零二条 撤销变卖及对买受人之损害赔偿
  一、在变卖后如确认尚存有某些未经考虑之权利或负担,而其超过同类权利所固有之一般限制,又或因与公布内容不符而确认就移转物方面存有错误者,买受人得于执行程序中请求撤销该变卖及请求给予其有权获得之损害赔偿,而《民法典》第八百九十九条之规定,适用于此情况。
  二、在听取请求执行之人、被执行人及有利害关系之债权人之陈述,以及审查所提供之证据后,须就上述问题作出裁判,但有关资料不足够者除外;在此情况下,由买受人提起适当之诉讼解决该问题,而该诉讼之被告为债权已透过变卖所得之价金予以清偿或应透过该价金予以清偿之一名或多名债权人。
  三、在变卖之所得被提取前,如已提出撤销变卖及给予买受人损害赔偿之请求,则不得未经提供担保而将变卖之所得交付;如由买受人提起适当之诉讼解决有关问题,而该诉讼未于三十日内提起,又或因原告之过失而停止进行逾三个月者,则解除有关担保。
  四、本条所指之诉讼依附于执行程序进行,且不论以何种诉讼形式进行,均应向对该执行具管辖权之法院提起。
  第八百零三条 变卖不产生效力之情况
  一、除上条所指之情况外,仅在下列情况下变卖方不产生效力:
  a)已执行之判决被撤销或废止,又或被执行人异议被裁定理由成立,但有关判决仅部分被撤销或废止或该异议仅部分理由成立,而根据所作之裁判,该变卖系可维持者,不在此限;
  b)因未传唤被执行人或对其所作之传唤无效,且其未有到庭,而使整个执行程序被撤销者,但不影响第八百一十五条第三款规定之适用;
  c)按第一百四十七条之规定变卖被撤销;
  d)变卖之物不属于被执行人,且物主已请求返还该物。
  二、在变卖之后,如有任何关于优先权之诉讼被裁定理由成立或批准赎回有关财产,则优先权人或赎回人取代买受人之位置,并支付购买该财产之价金及开支。
  三、在第一款a项、b项及c项所指之情况下,须于裁判确定时起三十日内请求返还有关财产,并应预先偿还买受人购买该财产之价金及开支;如在所指之期间内未有请求返还,则被执行人仅有权收取变卖之价金。
  第八百零四条 申明请求返还之权利之情况下须采取之预防措施
  一、在变卖前如第三人透过申明其具有与移转有关之物一事不兼容之权利,请求返还该物,则须作成申明权利之书录;在此情况下,仅当采取第一千零二十二条第一款b项及c项规定之预防措施时,方可将有关动产交予买受人,且仅当提供担保时方可提取变卖之所得。
  二、然而,如申明权利之人未在三十日内提起物之返还之诉,或有关诉讼因该人之过失而停止进行逾三个月者,得声请为确保返还有关财产及偿还有关价金而作之担保终止;在前述任一情况下,如有关诉讼被裁定理由成立,则买受人在获返还有关价金前有权留置所买得之物;如有关财产之所有人须支付该价金以便获交付请求返还之物,则其得向有关之责任人取回该价金。
  第八百零五条 提起请求返还之诉而事先未有申明权利之情况下须采取之预防措施
  对交付动产或提取变卖之所得前提起物之返还之诉而事先未有申明权利之情况,上条之规定,经作出必要配合后适用之。

第五节 赎回



  第八百零六条 有权赎回之人
  一、被执行人之配偶及直系血亲卑亲属或直系血亲尊亲属有权以作出判给或变卖之价金,赎回已判给或已变卖之财产之全部或部分。
  二、有关价金应于赎回时寄存。
  第八百零七条 可行使赎回权之时限
  赎回权得于下列时刻行使:
  a)属司法变卖之情况,于作出将财产判给投标人之批示前;
  b)属非司法变卖之情况,于交付财产或签署变卖凭证前。
  第八百零八条 赎回优于优先权
  一、赎回权优于优先权。
  二、然而,如有数名优先权人,且该等人之间曾进行出价竞投之程序,则必须按最高之出价赎回有关财产。
  第八百零九条 赋予赎回权之顺序
  一、赎回权首先由被执行人之配偶行使,其次为被执行人之直系血亲卑亲属,再后为其直系血亲尊亲属。
  二、如有数名直系血亲卑亲属或直系血亲尊亲属同时请求赎回财产,则亲等较近者优于亲等较远者;如属同一亲等,则在各个请求赎回财产之人间进行出价竞投程序,并以出价最高者优先。
  三、如声请赎回财产之人未能立即证明婚姻或血亲关系,则给予其合理期间附具有关文件。

第六节 执行之终止及撤销



  第八百一十条 执行因自愿支付而终止
  一、不论在执行程序之任何时刻,被执行人或其它人均得支付诉讼费用及透过执行予以清偿之债务,使执行终止。
  二、欲行使上述权能之人应向办事处口头请求给予凭单,以寄存请求执行之人之债权当中已确切定出之部分或经结算而确定之部分,而该部分须为未以变卖或判给财产之所得偿还者;寄存后,行使上述权能之人须向法官声请就被执行人之所有责任作结算。
  三、提出声请并证明已作寄存后,执行程序中止进行,而法官须命令进行所声请之结算。
  四、如声请人附具请求执行之人已声明受领之证明文件或免除债务或放弃执行之证明文件,又或附具会引致执行终止之其它凭证,则无须预先寄存,而法官须立即命令中止执行程序及就被执行人之责任作结算。
  第八百一十一条 对被执行人责任之结算
  一、如有关声请系于变卖或判给财产前提出,则仅结算有关之诉讼费用及请求执行之人之债权尚未清偿之部分。
  二、如财产已变卖或判给,则作出结算时须包括其它债权人要求清偿之债权,以便该等债权按受偿顺位及在变卖或判给之所得能足以偿付之范围内获得清偿,但声请人出具显示该等债权中之任一债权已消灭之凭证者除外;在此情况下,作出结算时不包括该债权;如被要求清偿之债权须予结算且仍未订定受偿顺位,则执行程序仅为审查该等债权及订定其受偿顺位而继续进行,且在其后方作出结算。
  三、须就该结算通知请求执行之人、有利害关系之债权人及被执行人;如声请人非为前述之任一人,亦须对其作出通知。
  四、声请人须寄存所结算出之余额,否则判处其缴纳所引致之诉讼费用,且执行继续进行;如声请人不预先寄存经扣除其后所作之变卖或判给之所得,并扣除以文件证明已消灭之债权后所结算出之金额,则不得再行中止执行;预先寄存作出后,须命令对增加之部分进行新结算,为此按以上各款之规定为之。
  五、如系由第三人作出有关支付,则该人仅当证明其系按实体法取得请求执行之人之权利时,方可在该等权利代位。
  第八百一十二条 请求执行之人舍弃
  一、如请求执行之人舍弃有关执行程序,则该程序终止;然而,如已就有关财产之所得订定其它债权人之受偿顺位,而该等财产已变卖或判给者,则须向该等债权人清偿其在该等所得中所占之部分。
  二、如有被执行人之异议正处待决,则舍弃执行程序须取得提出异议之人之同意。
  第八百一十三条 执行之终止
  一、按第八百一十一条之规定寄存所结算出之金额后,又或在上条所指情况下或证明透过执行予以清偿之债务经强制支付而已获清偿之情况下,于缴纳有关诉讼费用后,即裁定执行程序终止。
  二、须将裁定执行程序终止之判决通知被执行人、请求执行之人,以及所提出之清偿债权要求已获初端接纳之其它债权人。
  第八百一十四条 重新进行已终止之执行程序
  一、如有关之执行名义涉及相继之单一给付,则执行程序之终止并不妨碍在同一程序中为支付在程序终止后到期之给付而重新进行执行之诉。
  二、如要求清偿债权之人之债权为可要求履行者,且已获初端接纳透过已查封但未变卖或判给之财产之所得清偿该债权者,则该债权人得于宣告执行程序终止之判决确定前声请继续执行,以审查其债权、订定其债权之受偿顺位以及清偿其债权。
  三、上述声请使执行程序继续进行,但仅涉及声请人所援引设有物之担保之财产,且声请人具请求执行之人之身分。
  四、无须重新再作传唤,且可利用就继续执行之财产已进行之所有程序,但须就上述之声请通知其它债权人及被执行人。
  第八百一十五条 因未传唤被执行人或对其之传唤无效而撤销执行程序
  一、如执行程序在被执行人不到庭之情况下进行,而其应被传唤但未被传唤,又或有理由宣告传唤无效者,则被执行人得于执行程序之任何时刻声请撤销该执行程序。
  二、执行之所有程序中止后立即审理有关声明异议,如裁定该声明异议理由成立,则撤销已在执行程序中作出之所有行为。
  三、即使执行程序已完结,亦得提出声明异议;然而,如自变卖时起已经过产生取得时效所需之时间,则在请求执行之人出于故意或恶意之情况下,被执行人仅有权就所遭受之损失要求请求执行之人作出损害赔偿,但该权利之时效必须仍未完成。

第七节 平常上诉



  第八百一十六条 审理结算标的或异议标的之判决又或审定债权及订定其受偿顺位之判决
  一、就下列判决向中级法院所提起之平常上诉不具中止效力:
  a)审理结算标的之判决;
  b)审理被执行人异议之标的之判决,但提出异议之人提供担保以阻止执行程序继续进行者除外;
  c)审定要求清偿之债权及订定其受偿顺位之判决。
  二、对审理被执行人异议之标的之判决向中级法院提起之平常上诉,又或对审定要求清偿之债权及订定其受偿顺位之判决向中级法院提起之平常上诉,连同以附文方式进行之被执行人异议程序或审定债权及订定其受偿顺位程序之卷宗上呈;因上诉仅具移审效力,故上述以附文方式作成之卷宗须与主诉讼之卷宗分开,并附同某些载于主诉讼卷宗内、对上诉属必需之文书之证明;在主诉讼之卷宗内留有上诉所针对之判决之证明。
  第八百一十七条 其它裁判
  一、对非为上条所规定之裁判向中级法院所提起之平常上诉,按下列制度处理:
  a)在结算进行期间提起之上诉仅于最后与对裁定该结算之判决提起之上诉一同上呈;
  b)对以附文方式进行之被执行人异议程序进行期间以及审定债权及订定其受偿顺位程序进行期间所作之裁判提起之上诉,按第六百条及随后数条之规定处理;
  c)其余上诉于两个不同时刻一同上呈:在进行查封前提起之上诉,包括对查封可能提出之反对之审理,于查封终结后一同上呈;在进行查封后提起之上诉,于判给、变卖或赎回财产之程序终结后一同上呈。
  二、然而,如对审理被执行人之异议或订定债权之受偿顺位之判决向中级法院提起平常上诉,且该上诉具中止效力者,又或对审理结算之判决向中级法院提起平常上诉者,则凡属第一款c项所述且系对在该等判决前作出之批示提起之上诉,须与该等平常上诉一同上呈。

第二章 简易程序



  第八百一十八条 指定予以查封之财产
  仅请求执行之人具有指定予以查封之财产之权利,而其须于执行之最初声请中指定该等财产,但不影响第七百二十二条规定之适用。
  第八百一十九条 查封之命令
  命令查封及进行查封时无须传唤被执行人,但不影响对可引致请求执行之最初声请被初端驳回或对该声请须作补正之问题进行审理。
  第八百二十条 对被执行人之通知、对执行之异议及对查封之反对
  一、作出查封后,须同时将下列事宜通知被执行人:
  a)请求执行之最初声请已提交;
  b)命令查封之批示;
  c)查封之进行。
  二、作出通知时须告知被执行人得于十日期间内提出被执行人异议或对查封提出反对,亦得声请以其它具足够价值之财产代替被查封之财产。
  三、对以上两款所指之通知,适用关于进行传唤之规定;对未作通知或通知无效之情况,适用经作出必要配合之第八百一十五条之规定。
  四、对执行提出异议后,如被执行人亦欲对查封提出反对,则该反对与异议一并处理。

第三编 交付一定物之执行



  第八百二十一条 对被执行人之传唤
  一、在进行为交付一定物之执行程序时,须传唤被执行人于二十日期间内交付该物。
  二、如执行系以判决作为依据,则适用经作出必要配合之第八百一十八条及随后数条之规定。
  第八百二十二条 被执行人异议之依据及效果
  一、被执行人得以第六百九十七条至第六百九十九条中适用之部分所规定之依据,对执行提出异议;除此之外,亦得以其有权取回改善费用为依据对执行提出异议。
  二、如请求执行之人就以取回改善费用之名义所请求给予之金额提供担保,则异议获接纳并不妨碍执行程序之进行。
  三、如执行系以判决为依据,而被执行人未适时就改善费用行使其权利者,则以取回改善费用为依据提出之异议不予接纳。
  第八百二十三条 透过司法程序作出物之交付
  一、如被执行人不作出交付,则交付透过司法程序为之,并为此采取搜索及其它必需之措施;关于进行查封之规定,经作出必要配合后,适用于透过司法程序作出物之交付之情况。
  二、如属须透过计算、量重或量度予以确定之动产,则司法人员于其本人在场下命令进行该等必要之工作,并将适当之数量交付请求执行之人。
  三、如属不动产,则司法人员将该不动产之占有权交付请求执行之人,并将倘有之有关文件或钥匙交予请求执行之人,以及就请求执行之人对该不动产拥有权利一事通知被执行人、承租人及任何持有人。
  四、如属与其它利害关系人共有之物,则透过司法程序将请求执行之人在占有权方面对该物所占之份额交予该人。
  五、如执行程序旨在终结不动产之租赁,则第九百三十五条第二款及第三款、第九百三十六条以及第九百三十七条之规定,经作出必要配合后,适用于房地产之交付。
  六、交付有关之物后,如命令作出交付之裁判被废止,又或由于其它原因,先前之占有人恢复其对该物之权利者,则利害关系人得声请发出命令状,以便其获返还该物。
  第八百二十四条 执行之转换
  一、如未能寻获应收取之物,则请求执行之人得于同一执行程序中依据第六百八十九条及随后数条之规定,对该物之价值及因不获交付该物所引致之损失作出结算,为此须作出第六百九十条第二款所指之传唤,以代替通知。
  二、作出结算后,经请求执行之人作出指定,立即查封为支付所计得之金额而必需之财产,其后按第七百五十五条及随后数条之规定处理。
  第八百二十五条 平常上诉之上呈
  第八百一十七条所指但不属该条第一款a项及b项之平常上诉,经透过司法程序作出物之交付,最后方予以上呈,但须按上条规定处理因而应遵守就一定金额之执行所规定之制度者除外。

第四编 作出事实之执行



  第八百二十六条 对被执行人之传唤
  一、如某人有义务于一定期间内作出一事实而其未有作出,而该事实可由他人代为作出者,则债权人得声请由他人作出该事实,以及其有权获得之因迟延给付而生之损害赔偿,又或声请给予因无作出该事实而遭受损失之赔偿及获支付基于或有之强迫性金钱处罚而应得之金额。
  二、须传唤债务人以便其于二十日内以异议方式提出反对;对于以于第一审之辩论终结后已履行作出事实之义务作为异议之依据,得以任何方法证明,即使执行以判决为依据亦然。
  三、接纳异议产生第七百零一条及第七百零二条所指之效果。
  第八百二十七条 执行之转换
  提出反对之期间届满后,又或所提出之异议使执行程序中止进行,而异议被裁定理由不成立时,如请求执行之人欲就所遭受之损失请求赔偿,则按第八百二十四条之规定处理。
  第八百二十八条 评估作出事实所需之费用及取得所计得之金额
  一、如请求执行之人选择由他人作出有关事实,则其应声请指定鉴定人,以评估作出该事实之费用。
  二、作出评估后,经请求执行之人作出指定,立即查封为取得所定出之金额及有关诉讼费用之金额而必需之财产,查封后按第七百五十五条及随后数条之规定处理。
  第八百二十九条 请求执行之人作出事实
  一、即使在上条规定之评估或执行终结前,请求执行之人或在其领导及监督下之第三人亦得作出有关事实,但有义务向负责执行之法院提供帐目;经请求后,对因迟延给付而生之损害赔偿金额之结算与提交帐目之程序一同进行。
  二、对帐目提出反驳时,被执行人得指出请求执行之人作出超过其应作之事实,亦得在上款后半部分所指情况下,就迟延给付而生之损害赔偿金额之结算提出争执。
  第八百三十条 向请求执行之人清偿已核算之债权
  一、帐目经核准后,以第八百二十八条所指执行之所得清偿请求执行之人之债权。
  二、如执行之所得不足以全数清偿,则继续按该条之规定处理,以支付所余部分。
  第八百三十一条 未能取得经评估所定出之费用时请求执行之人之权利
  如被执行人之所有财产已尽索而仍未能取得经评估所定出之款项,则请求执行之人在有关事实仍未开始作出时得舍弃作出该事实,并声请提取尽索所得之款项。
  第八百三十二条 订定作出事实之期间
  一、如执行名义中未有订定作出事实之期间,则请求执行之人指出其认为足够之期间,并声请传唤债务人于二十日内,就该期间表明其意见,其后透过司法程序订定该期间。
  二、如被执行人有理由反对执行,应立即提出异议,并在异议中就上述期间之订定表明其意见。
  第八百三十三条 订定期间及继后之步骤
  一、作出事实之期间由法官订定,而法官须为此采取必需之措施。
  二、如债务人不于所定期间内作出给付,则按第八百二十六条至第八百三十一条之规定处理,但第八百二十六条所指之传唤须以通知代替,且被执行人仅可于其后二十日内提出异议,该异议须以请求他人作出事实属违法为依据,或以上条所指传唤后出现之任何事实为依据,而按第六百九十七条至第六百九十九条之规定,该等事实系构成提出反对之正当理由。
  第八百三十四条 不履行作出消极事实之债
  一、如债务人之债务为不作出某事实,而其不履行该债务,则债权人视乎情况而定,得声请透过鉴定证明该债务未履行,声请法院命令销毁或有之工作物,就请求执行之人所遭受之损失向其作出损害赔偿,以及获支付基于或有之强迫性金钱处罚而应得之金额。
  二、须传唤被执行人,而其得于二十日期间内以异议之方式,依据第六百九十七条及随后数条之规定提出反对;对请求销毁工作物之异议,其依据得为销毁工作物对被执行人所引致之损失远高于请求执行之人所遭受之损失。
  三、如鉴定人认为有关债务未获履行,而债权人声请销毁工作物,则鉴定人应立即指出销毁工作物可能需要之费用金额。
  四、如提出异议之依据为销毁工作物对被执行人所引致之损失远高于有关工作物对请求执行之人所造成之损失,则所提出之异议使执行程序于鉴定后中止进行,即使提出异议之人无提供担保亦然。
  第八百三十五条 继后之步骤
  一、如法官确认有关之债未获履行,则命令销毁有关工作物,而费用由被执行人支付,并命令对请求执行之人作出损害赔偿;如无须销毁工作物,则仅须订定损害赔偿之金额。
  二、其后,按经作出必要配合之第八百二十七条至第八百三十一条之规定处理。
  第八百三十六条 平常上诉之上呈
  对于第八百一十七条所指但不属该条第一款a项及b项之平常上诉,按下列规定处理:
  a)在第八百二十七条所指之情况下,该等上诉按第八百一十七条所定之制度上呈;
  b)对第八百二十八条所指执行阶段内提起之上诉,亦适用同样制度;
  c)在第八百二十九条所指之情况下,于提交帐目之诉讼程序中提起之上诉,与对核准该等帐目之裁判提起之上诉一同上呈;
  d)在第八百三十四条及第八百三十五条所指之情况下,该等上诉与对裁定债务未获履行之批示提起之上诉一同上呈。

第五卷 特别程序


第一编 推定死亡之宣告



  第八百三十七条 起诉状——传唤
  一、欲声请宣告推定失踪人死亡之人,须提出作出该宣告所依据之事实以及赋予该声请人利害关系人身分之事实,并指出下列之人以便对其作传唤:
  a)失踪人;
  b)失踪人财产之持有人,其法定代理人,以及无指定保佐人时失踪人之受权人;
  c)失踪人之保佐人;
  d)确定之利害关系人。
  二、须对失踪人作公示传唤,公示期间为三个月,而在该期间内,诉讼程序按步骤进行,但该期间终结前不得作出判决。
  三、亦须传唤不确定之利害关系人;如检察院非为声请人,则亦对其作传唤。
  四、如已声请保佐且其已获批准,则宣告推定死亡之诉讼程序附属于保佐之程序。
  第八百三十八条 继后之诉辩书状
  一、获传唤之人得于三十日期间内提出答辩。
  二、如有提出任何抗辩,则原告得自获通知或视作获通知被传唤之人作出答辩之日起十五日内就抗辩之事宜作出反驳。
  三、提交诉辩书状时须同时提出证据或声请采取证明措施。
  第八百三十九条 提交诉辩书状阶段后之步骤
  一、提交诉辩书状之阶段结束后,又或以本人传唤方式获传唤之人及不确定之利害关系人可作出答辩之期间届满后,须调查有关证据及搜集必需之资料。
  二、失踪人之传唤期间届满后,须作出判决。
  第八百四十条 判决之公开
  一、推定死亡之宣告仅在公布推定死亡之宣告满两个月后方产生效力,而该公布须依据第一百九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以告示及公告为之。
  二、亦须张贴一份告示于失踪人在澳门之最后居所之有关市政厅大楼内。
  三、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三款之规定适用于告示及公告中所载之失踪人姓名。
  第八百四十一条 失踪人遗嘱之审理
  一、上条第一款所指之期间届满后,须就失踪人有否立下遗嘱一事要求有权限之实体提供资料。
  二、如有遗嘱,而其为公证遗嘱,则要求提供该遗嘱之证明,如属密封遗嘱,则命令将之启封,为此须采取措施以便该遗嘱与命令启封之批示之证明一同交予有权限之实体;密封遗嘱启封及登记后,须将有关证明附入卷宗。
  三、如透过遗嘱证明原告不具有请求宣告推定死亡之正当性,则有关诉讼仅在任何利害关系人声请时方继续进行。
  第八百四十二条 财产之交付
  一、为交付失踪人之财产,须在检察院参与下及指定待分割财产管理人后,按财产清册程序之步骤处理。
  二、为进行财产清册程序,须传唤《民法典》第一百条第一款所指之人,以便其参与该程序。
  三、传唤后二十日内,任何获传唤之人得就载于卷宗之失踪日期或最后音讯日提出反对,并指出其认为正确之日期;如有反对,则视乎有关之利益值,按通常诉讼程序或简易诉讼程序处理,为此须通知其余之利害关系人,以便其提出反驳。
  四、不论有否进行财产之分割,凡认为有权获交付财产之人,均得声请立即获交付有关财产。
  第八百四十三条 出现新利害关系人
  一、应继承人或利害关系人之声请,得在同一程序中变更已作出之财产分割及交付,只要该继承人或利害关系人证明按照失踪人之最后音讯日,已受领财产之人中某人不应参与分割财产或受领财产,又或其应与该等人共同继承;须通知已受领财产之人作出答复。
  二、作出声请及答复时,须同时提出有关证据。
  三、如无作出答复,则命令作出订正,并按订正交付有关财产;如有反对,则对所需之证据进行调查后,就有关问题作出裁判,但有关证据调查工作属复杂者除外;在此情况下,须让利害关系人透过普通诉讼程序解决该问题。
  第八百四十四条 失踪人仍生存之消息
  如有失踪人仍生存及现居处之消息,而该消息系有根据者,则通知失踪人其财产已交付予其继承人及其余因其死亡而受益之人。
  第八百四十五条 失踪人返回
  一、如失踪人返回或有失踪人之音讯,且其请求归还财产者,则应于作出有关交付之程序中提出声请,请求向有关财产之拥有人或占有人作出通知,以便其于十五日内返还有关财产或否定声请人之身分。
  二、如声请人之身分未被否定,则立即交付有关财产。
  三、如声请人之身分被否定,则声请人须于三十日期间内证明其身分;被通知之人得于十五日期间内作出反驳;经采取在诉辩书状中声请之证明措施及采取其它必需措施后,须作出裁判。
  四、失踪人有权取得转让有关财产所得之价金,而该价金须于交付该等财产之程序中,按第六百九十条及随后数条之规定结算。

第二编 禁治产及准禁治产



  第八百四十六条 起诉状
  在声请宣告某人禁治产或准禁治产之诉讼之起诉状内,原告应说明能显示出应禁治产之人或应准禁治产之人无行为能力及无行为能力之程度之事实,并依照法律之准则指出应为亲属会议成员之人及应行使监护权或成为保佐人之人。
  第八百四十七条 诉讼之公开
  一、如起诉状具条件继续获处理,则法官命令依据第一百九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张贴告示及刊登公告,而告示及公告中须载明被声请人之姓名及诉讼之标的。
  二、如被声请人之居所在澳门,亦须张贴一份告示于其居所之有关市政厅大楼内。
  三、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三款之规定适用于告示及公告中所载之被声请人姓名。
  第八百四十八条 传唤
  一、须传唤被声请人以便其于三十日期间内答辩。
  二、不得以邮递方式传唤,但诉讼系以应准禁治产之人出现挥霍情况为依据者除外。
  第八百四十九条 被声请人之代理
  一、如因被声请人不能接收传唤,以致未能对其作出传唤,又或虽已按规则向被声请人作传唤,但其未于答辩之期间内委托诉讼代理人者,则向可能被指定为监护人或保佐人,但非为声请人之人作出传唤,以便其以特别保佐人身分作答辩;如无答辩,则适用第四十九条之规定。
  二、如被声请人或其特别保佐人委托诉讼代理人,而检察院非为声请人,则检察院可辅助参加有关诉讼程序。
  第八百五十条 诉辩书状
  如有答辩,则继续提交在通常宣告诉讼程序中容许提交之其它诉辩书状。
  第八百五十一条 初步证据
  如属禁治产之诉或非以挥霍为依据之准禁治产之诉,不论有否提出答辩,于提交诉辩书状之阶段结束后,均须对被声请人进行讯问,并实行鉴定。
  第八百五十二条 讯问
  讯问旨在查明被声请人是否无行为能力及无行为能力之程度,并于原告、被声请人之代理人及指定之鉴定人在场下由法官进行,而任何在场之人得建议发问某些问题。
  第八百五十三条 鉴定
  一、讯问后,尽可能立即对被声请人进行检查;如可立即作出肯定之判断,则经口述将鉴定之结论作成纪录;如未能立即作出肯定之判断,则定出提交报告之期间。
  二、在指定之期间内,鉴定人得继续在适当地方进行检查,亦得采取必需之措施。
  三、如认为有需要宣告禁治产或准禁治产,则在鉴定报告中应尽可能明确指出被声请人患有何种疾病、其无行为能力之程度、开始无行为能力之可能日期,以及建议之治疗方法。
  四、在该诉讼阶段不得再作第二次检查,但鉴定人之间未能就被声请人无行为能力之情况达致肯定之结论时,须听取原告之意见,而其得促成在专门机构进行检查,但须负责支付有关之开支;为进行上述检查,得许可将被声请人送入该机构一段必需之时间,但该期间不得超过一个月。
  第八百五十四条 讯问及鉴定后之步骤
  一、如对被声请人进行之讯问或检查能提供足够之资料,且无人就有关诉讼提出答辩,则法官得立即作出禁治产或准禁治产之宣告。
  二、在其它情况下,继续进行通常宣告诉讼程序中后于提交诉辩书状阶段之步骤;如在调查阶段命令对被声请人再进行检查,则适用关于第一次鉴定之规定。
  第八百五十五条 临时措施
  一、在诉讼程序之任何时刻,法官得依职权,或应原告或应被声请人之代理人之声请,在同一程序中,按《民法典》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二款及第一百三十九条之规定宣告临时禁治产或准禁治产。
  二、对宣告临时禁治产或准禁治产之裁判得提起平常上诉;该上诉立即分开上呈,但不具中止效力。
  第八百五十六条 判决之内容
  一、不论请求宣告禁治产或准禁治产,宣告确定性或临时性禁治产或准禁治产之判决须尽可能定出开始无行为能力之日期,亦须确认或指定监护人及监护监督人或保佐人,以及在有需要时确认或指定保佐监督人;如应听取亲属会议之意见,则召集该会议。
  二、如属准禁治产之情况,则判决内须详细列明应经保佐人许可或应由保佐人作出之行为。
  三、如在平常上诉中宣告禁治产或准禁治产,则下送有关卷宗后,在第一审法院指定监护人及监护监督人或保佐人及保佐监督人。
  四、对事实事宜作裁判时,法官应考虑所有已获证明之事实,即使该等事实非由当事人陈述者亦然。
  第八百五十七条 平常上诉
  就判决或上级法院之合议庭裁判所提起之平常上诉不具中止效力。
  第八百五十八条 判决确定后之步骤
  一、判决确定后,按下列规定处理:
  a)如宣告禁治产或按《民法典》第一百三十七条之规定宣告准禁治产者,则在同一卷宗内列明禁治产人或准禁治产人之财产;
  b)如无宣告禁治产,亦无宣告准禁治产,则在曾公示提起有关诉讼之地方张贴告示,以及在曾公示提起有关诉讼之报章上刊登公告,让人知悉该事。
  二、监护人或保佐人得在判决确定后,声请按民法之规定撤销被声请人自刊登第八百四十七条所指公告起所作之行为;将声请以附文方式并入卷宗后,须传唤有直接利害关系之人,并按简易宣告诉讼程序处理。
  第八百五十九条 被声请人死亡后诉讼继续进行
  一、如被声请人在诉讼进行期间死亡,但其系于被讯问及检查后死亡者,原告得请求继续进行诉讼,以便证实指称无行为能力之情况是否存在,以及于何日开始无行为能力。
  二、在上述情况下,无须进行确认死者继承人资格之程序,仅针对在诉讼中代理死者之人继续进行有关诉讼。
  第八百六十条 禁治产或准禁治产之终止
  一、请求终止禁治产或准禁治产之声请,须透过并附于宣告禁治产或准禁治产之诉讼程序卷宗之附文方式提出。
  二、该声请附入卷宗后,须按经作出必要配合之第八百四十七条及随后数条之规定处理,并通知检察院、在禁治产或准禁治产诉讼中之原告及被指定代理禁治产人或准禁治产人之人,以便提出反对。
  三、基于有关之无行为能力人所出现之新情况,得以准禁治产代替禁治产,或以禁治产代替准禁治产。

第三编 关于文件及卷宗之程序


第一章 文件


第一节 债权证券之撤销



  第八百六十一条 起诉状
  欲撤销已灭失或失去之债权证券之人,应提交该证券之副本或指出该证券之主要资料,以及说明撤销该证券所具有之利益及如何灭失或失去,并实时提供所具备之证据。
  第八百六十二条 证券之临时撤销
  一、原告就撤销证券所具有之利益以及证券已灭失或失去一事经证实后,法院宣告临时撤销该证券。
  二、须将宣告临时撤销该证券之裁判通知证券发出人;如应推定该证券在澳门灭失或失去,则亦须以摘录之方式在澳门报章中最多人阅读之其中一份中文报章及一份葡文报章上刊登该裁判。
  三、作出上款所指刊登时,应指出对于认别该证券属必需之资料,并定出期间以便任何可能持有该证券之人将之提交及作出答辩;如无人提交或答辩,则确定撤销有关证券。
  四、上款所指之期间为三个月,自刊登裁判时起算,但下列情况除外:
  a)证券之到期日后于裁判之刊登时,期间自到期日起算;
  b)于灭失或失去后发出之第一组息票、定期金票或股息票之到期日后于裁判之刊登时,期间自到期日起算。
  第八百六十三条 答辩
  一、仅当证券持有人将证券交予法院时,答辩方予以接纳。
  二、须就提交答辩一事通知原告及债务人。
  第八百六十四条 临时撤销证券后原告之权利
  一、临时撤销证券之裁判作出后,原告得作出保全其权利之行为;如证券已到期或属见票即付者,亦得在提供担保后要求支付该证券,或要求提存应付之金额。
  二、如须具因拒绝承兑或付款而作成之拒绝证书方可请求支付者,则行使追索权须具该拒绝证书,即使记载有“免作拒绝证书”之条款亦然。
  三、如属无记名股票,原告得经法院许可行使股票所生之权利,只要该等股票非由第三人提交。
  四、如给予上款所指之许可,法院得命令原告提供担保,以保障或有之证券善意取得人;如有关证券被确定撤销,又或由于其它原因有关证券所生之权利已消灭,原告得提取所作之担保。
  第八百六十五条 确定撤销
  一、如有关诉讼之理由成立,则证券确定撤销,但不影响证券持有人可针对原告行使之权利。
  二、原告得以宣告有关证券已被确定撤销之裁判之副本为依据要求付款,而该副本须具公文书效力。
  三、如已发出息票、定期金票或股息票,则原告除须提交上款所指之副本外,亦须提交于第八百六十二条第四款b项所指期间届满后由有权限实体发出之证明,证实在推定灭失或失去债权证券之日后,有关证券并未被提示以发出新之息票、定期金票或股息票,以及证实新之息票、定期金票或股息票未有交予原告以外之另一人者,方得要求支付。
  第八百六十六条 裁判已确定之案件
  一、如就撤销提出反对,又或无提出反对,但裁定原告之请求理由成立者,则有关裁判按一般规定构成裁判已确定之案件。
  二、如无提出反对,但裁定原告之主张理由不成立者,则适用第一千二百零九条之规定。

第二节 文件之再造



  第八百六十七条 为再造已灭失之文件之起诉状及传唤
  一、如非属债权证券之文件已灭失而欲再造者,则应描述该证券,以及说明重新获得该文件所具有之利益及该文件如何灭失,并实时提供所具备之证据。
  二、起诉状未被驳回时,须传唤确定之利害关系人举行会议,尤其须传唤发出该文件之人及在该文件中负有债务之人;如有不确定之利害关系人,亦须传唤之。
  第八百六十八条 达成协议时须进行之步骤
  一、利害关系人会议由法官主持。
  二、如出席会议之所有利害关系人就有关文件之再造达成协议,则以口头命令再造,并于笔录中载明该文件之基本要件及所作之裁判。
  三、裁判确定后,原告得声请通知发出文件之人或负有债务之人于所定之期间内向原告交付新文件;如不交付,则以笔录之证明作为有关文件。
  第八百六十九条 意见分歧时须进行之步骤
  一、如就再造未能达成协议,则不同意再造之利害关系人应于二十日期间内提出答辩,并视乎有关利益值而定,按通常宣告诉讼程序或简易宣告诉讼程序中后于答辩之步骤处理。
  二、如无提出答辩,则法官命令按起诉状再造有关文件,且在判决确定后适用上条第二款之规定,并以起诉状及判决之证明代替笔录之证明。
  第八百七十条 对再造失去之文件适用之规则
  以上数条规定之诉讼程序适用于失去之文件之再造,但须作下列之变更:
  a)如失去文件一事可推定于澳门发生,则以两种正式语文刊登通告,而通告须在澳门报章中最多人阅读之其中一份中文报章及一份葡文报章上刊登,在通告中须指出有关文件之认别资料,并请任何持有该文件之人于指定之会议日期前提交该文件;
  b)如文件于会议进行期间或之前出现,只要各利害关系人同意,则立即将文件交予原告,而程序就此终结;
  c)如文件于会议后,但在命令再造文件之判决确定前出现,则立即召集利害关系人再进行会议,以便就将文件交付原告一事作决定,并终结有关诉讼程序;
  d)如文件于作出判决时仍未出现,则在命令再造文件之判决中宣告已失去之文件无效,而法官应命令透过最合适之方法公开有关判决,但不影响持有该文件之人可针对原告行使之权利。

第二章 卷宗之再造



  第八百七十一条 起诉状
  如在法院进行之某一诉讼程序之卷宗已灭失或失去,则任一当事人得向审理该案件之法院声请再造该卷宗,为此须声明有关诉讼程序当时所处之阶段,以及提供能有助重造有关卷宗之说明,并应实时提供所具备之证据。
  第八百七十二条 利害关系人会议
  一、如起诉状未被初端驳回,法官应命令将所有在办事处存盘或登记之有关资料附入卷宗,并应听取曾参与有关诉讼程序之司法官及司法人员之意见。
  二、随后,法官指定利害关系人进行会议之日期,并传唤参与先前诉讼程序之其它当事人到场及提交其持有与已灭失或失去之卷宗有关之所有文件。
  三、会议笔录中载有为各当事人所同意且与具完全证明力之文件无抵触之事项之部分,取代在再造之卷宗内相应之部分。
  第八百七十三条 意见分歧时须进行之步骤
  如有关卷宗未能透过各当事人间达成协议而完全重造,任何被传唤之人得于十日期间内,就再造卷宗之请求提出答辩或说明就未能达成协议再造之行为其所持之立场,并实时提供所有证据。
  第八百七十四条 判决
  经调查证据及采取必需之措施后,须作出判决;判决中尽可能准确订明有关诉讼程序在当时所处之阶段,以及在会议中或按调查所得之证据就有关程序步骤已再造或应再造之文件。
  第八百七十五条 诉辩书状、裁判及证据之再造
  一、如有需要再造诉辩书状,但无复本或其它可证明该等诉辩书状之文件者,则当事人得再次提交诉辩书状。
  二、如已作出之裁判系不可能重造者,则法官重新作出裁判。
  三、如再造之行为包含证据之调查,则只要有可能,应重新调查有关证据;如不可能重新调查有关证据,则以其它证据代替之。
  第八百七十六条 原卷宗之出现
  一、如出现原卷宗,则继续进行该卷宗所属诉讼程序之继后步骤,而再造之卷宗以附文之方式附于原卷宗。
  二、对于再造之卷宗仅利用原卷宗内所载之最后一个步骤之继后部分。
  第八百七十七条 支付费用之责任
  再造卷宗之费用由导致卷宗灭失或失去之人负担。
  第八百七十八条 在上级法院之再造
  一、如所灭失或失去之卷宗为正在上级法院待决之诉讼程序之卷宗,则有关再造之声请应向该法院之院长提出,并由裁判书制作人履行法官之职务,但不影响第六百二十条第一款规定之适用;如有需要作出合议庭裁判以取代原诉讼程序中所作之某一合议庭裁判,则助审法官亦须参与。
  二、如卷宗未能在利害关系人之会议完结时完全重造,且有需要就第一审中已进行之程序步骤再造有关文件者,则为此须将卷宗下送予曾审理原诉讼程序之法院。

第四编 提交帐目


第一章 一般帐目



  第八百七十九条 诉讼之标的
  提交帐目之诉得由有权要求提交帐目之人提起,或由有义务提交帐目之人提起,而该诉讼之标的为查明及通过由管理他人财产之人所取得之收入及所作之支出,以及在有需要时判处其支付所计得之结余。
  第八百八十条 应请求而提交帐目——传唤
  一、欲要求提交帐目之人得声请传唤被告,以便其在三十日期间内提交帐目或就提出帐目之义务作出反驳,被告不提交帐目或不作反驳时,不得就原告提交之帐目作出反驳;有关证据须与诉辩书状一同提供。
  二、如被告不欲就提交帐目之义务作出反驳,得请求给予一较长之期间以提交有关帐目,并说明需要延长期间之理由。
  第八百八十一条 就提交帐目之义务作出反驳
  一、如被告就提交帐目之义务作出反驳,原告得作出答复;经调查必要之证据后,法官立即作出裁判,第二百四十六条之规定适用之;然而,如提交诉辩书状之阶段结束后,法官发现就有关问题不能立即作裁判,则视乎案件之利益值,命令按通常宣告诉讼程序或简易宣告诉讼程序中之继后步骤处理。
  二、如裁定被告有提交帐目之义务,则通知被告于二十日内提交帐目;如其不提交,则不得就原告提交之帐目作出反驳。
  三、对于就提交帐目之义务所作之裁判,得提起平常上诉,且有关上诉立即与提交帐目之诉讼程序之卷宗一同上呈,并具中止效力。
  第八百八十二条 被告提交帐目
  一、被告须以往来帐之形式提交帐目,而帐目中须详细说明收入之来源、所作之支出以及有关结余,否则得驳回整个帐目;如帐目中有不当之处,但未能在依职权指定之期间内或在原告提出声明异议后而指定之期间内予以改正,则按第八百八十四条第一款及第二款之规定处理。
  二、帐目须以一式两份之方式提交,并须附同有关证明文件。
  三、提交之帐目中登录之任何收入项目得援引作为针对被告之证据。
  四、如帐目中载有有利于原告之结余,则原告得声请通知被告于十日内支付该结余之金额;如其不支付,则以附文方式进行查封程序,并按一定金额之执行程序中后于查封之步骤处理;原告提出上述声请并不妨碍其针对帐目提出反对。
  第八百八十三条 对被告提交之帐目之审理
  一、原告得于三十日内就被告所提交之帐目作出反驳,并视乎案件之利益值,按通常宣告诉讼程序或简易宣告诉讼程序中后于答辩之步骤处理。
  二、原告于反驳时得仅要求被告就所指出之各项收入或支出或当中部分项目作出解释。
  三、如无就帐目作出反驳,则通知被告提供证据,且经调查证据后,法官须作出裁判。
  四、如仅就某些项目作出反驳,则关于未遭反驳之项目之证据须与关于遭反驳之项目之证据一并提供,并作出调查。
  五、法官须命令采取所有必要之措施,并按其审慎心证作出裁判;对于习惯上不要求文件证明之收入或支出项目,如不附具文件证明,亦得视为已作解释之项目。
  第八百八十四条 被告不提交帐目
  一、如被告于应提交帐目之期间内未有提交帐目,则原告得以往来帐之形式,于获通知被告未有提交帐目后三十日内,提交帐目或声请延长提交之期间,为此须说明需要延长期间之理由。
  二、被告不得就原告提交之帐目提出反驳;然而,如被告系以公示传唤方式被传唤,且在其可提交帐目之期间内并无将委托诉讼代理人之授权书附入卷宗者,则仍得于判决前提交帐目;在此情况下,按以上两条之规定处理。
  三、就原告所提交之帐目,应于取得适当之资料及作出适当之调查后作出审理;就原告提交之帐目中所登录之全部或部分项目,得委托适当之人作出意见书。
  四、如原告不提交帐目,则宣告有关诉讼程序消灭。
  第八百八十五条 自发提交帐目
  一、如具有义务提交帐目之人自愿提交该帐目,则传唤他方当事人于三十日内作出反驳。
  二、在上述情况下,适用第八百八十二条及第八百八十三条之规定,而该两条中关于被告之规定视为对原告之规定,反之亦然。
  第八百八十六条 依附于其它案件之帐目
  透过司法程序指定之待分割财产管理人、监护人、保佐人、未成年人财产之管理人及受寄人,其帐目依附于作出该指定之程序而进行审理。

第二章 特别帐目



  第八百八十七条 监护人或保佐人自发提交帐目
  对于监护人及保佐人所提供之帐目,适用上一章之规定,但须作下列变更:
  a)须通知检察院以便作出反驳;如有监护监督人或保佐监督人,又或新监护人或新保佐人,亦须通知该等人以便作出反驳;在相同期间内,任何可继承禁治产人、准禁治产人或失踪人之遗产之血亲,或任何可继承不能作出行为之人之遗产之血亲,亦得作出反驳;
  b)如无反驳,法官得依职权或应检察院之声请命令采取必需之措施,并委托适当之人就帐目作出意见书;
  c)如有反驳,则按简易宣告诉讼程序之步骤处理;
  d)就所提交之帐目听取准禁治产人之意见。
  第八百八十八条 强制监护人或保佐人提交帐目
  一、如监护人或保佐人并无自发提交帐目,则应检察院、监护监督人或保佐监督人之声请,又或应任何可继承禁治产人、准禁治产人或失踪人之遗产之血亲,或任何可继承不能作出行为之人之遗产之血亲提出之声请,须传唤监护人或保佐人于三十日期间内提交帐目;经说明理由,该期间得予延长。
  二、如提交帐目,则按上条所指之程序步骤处理。
  三、如无提交帐目,则法官命令采取适当之措施,尤其得委托适当之人查明有关帐目,最后按衡平原则作出裁判。
  第八百八十九条 在其它特别情况下提交帐目
  一、在达至成年、解除亲权、终止禁治产或准禁治产之情况下应向先前被监护或被保佐之人提交之帐目,又或其已死亡而应向其继承人提交之帐目,须按照上一章所指之程序步骤处理,并遵守下列之规定:
  a)在审判前须听取检察院之意见;如有监护监督人或保佐监督人,则审判前亦应听取该等人之意见;
  b)就无行为能力期间已通过之帐目如欲提出争执,须于提交该等帐目之同一程序内提出。
  二、以上数条及本条第一款之规定,经作出必要配合后,适用于应由父母或由未成年人财产之管理人提交之帐目。
  三、经司法程序指定之受寄人之帐目,按第八百八十七条及第八百八十八条中适用之程序步骤提交或被要求提交;然而,下列之人得就所提交之帐目作出反驳或要求提交有关帐目:
  a)在指定受寄人之程序中之声请人及被声请人;
  b)就有关财产之管理有直接利害关系之其它人。

第五编 关于债之特别担保之诉讼程序


第一章 提供担保



  第八百九十条 应请求提供担保——起诉状
  欲要求他人提供担保之人,应指出提出此要求之依据及须担保之数额,并实时提供有关证据。
  第八百九十一条 对被告之传唤
  一、须传唤被告以便其于十五日期间内就有关请求提出答辩或提供适当担保,并实时提供有关证据。
  二、答辩时亦得就原告所指出之担保数额提出争执;如仅就该数额提出争执,则被告须立即详细说明欲以何种方式提供担保,否则不接纳所提出之争执。
  第八百九十二条 确定提供担保之方式
  一、提供担保之方式系由被告从当事人间约定或法律规定之各种方式中确定。
  二、如一并符合下列要件,则将指定提供担保之方式之权利转由原告行使:
  a)被告无答辩,且不适用第四百零六条之规定;
  b)被告无提供担保;
  c)被告无指明欲以何种方式提供担保。
  第八百九十三条 提供担保
  一、如被告透过抵押或指定收益用途以提供担保,则应立即提交该等行为之临时登记证明及有关财产已登录之负担之证明;如有该等财产之可课税收益证明,亦须提交该证明。
  二、原告得于十五日期间内就被告所提供担保之适当性提出争执,并实时提供有关证据。
  三、如所提供担保之适当性备受争执,则法官命令采取必要之调查措施,并定出应以何种方式提供担保;第二百四十六条之规定适用之。
  四、就担保之适当性进行审理时,须考虑有关财产被强制变卖时可能引致之价值减损以及进行变卖可引致之开支。
  五、定出应以何种方式提供担保后,须通知被告于十日期间内提供所定之担保。
  第八百九十四条 就提供担保之义务提出答辩
  一、如被告就提供担保之义务提出答辩,又或不提出答辩,但适用第四百零六条之规定,法官经采取必需之调查措施后,须就有关请求是否理由成立作出裁判,并定出须担保之数额;第二百四十六条之规定适用之。
  二、确认被告负有提供担保之义务及定出须担保之数额后,须通知被告于十日期间内提供适当之担保。
  三、如被告提供担保,则按上条之规定处理;反之,则适用第八百九十二条第二款之规定。
  第八百九十五条 就须担保之数额提出争执
  一、如被告仅就须担保之数额提出争执,则法官命令采取必需之调查措施,并定出须作担保之数额;第二百四十六条之规定适用之。
  二、对被告提供之担保适用第八百九十三条第一款至第四款之规定。
  三、定出须提供担保之数额及方式后,须通知被告于十日期间内提供所定之担保。
  第八百九十六条 提供担保
  如已定出须提供担保之数额及方式,则一经作出存放或交付有关财产,又或经作出抵押或指定收益用途之登记成为确定登记之附注,或设定保证后,即视为已提供担保。
  第八百九十七条 不提供担保
  一、如被告在所定出之期间内未提供所定担保,则原告得声请实施法律特别规定之制裁,又或无特别规定时,得声请登记有关抵押或采取其它适当之预防措施。
  二、如用以设定担保之物为不可抵押之动产或权利,则原告得声请扣押担保物以交予获担保之人或交予一受寄人,为此适用关于实行查封之规定,且将有关担保视为出质。
  三、然而,如原告欲作为其担保之财产超过足以担保债权所需者,法官得应被告之声请,并经听取原告之意见及采取必需之措施后,将担保缩减至合理范围。
  第八百九十八条 自发提供担保
  一、如属有义务提供担保之人自愿提供担保之情况,原告于起诉状中除应指出提供担保之原因外,亦应指出须担保之数额以及其欲以何种方式提供担保。
  二、须传唤应获提供担保之人于十五日期间内就担保之数额或适当性提出争执。
  三、如被传唤之人无提出反对,且不适用第四百零六条之规定,则立即裁定所提供之担保适当;反之,如其提出反对,则适用经作出必要配合之第八百九十三条及第八百九十五条之规定。
  四、如所提出之担保系用以代替法定抵押,则原告除指定须担保之数额及欲以何种方式提供担保外,亦须在起诉状中提出此种代替之请求并说明其理由;此外,须传唤被告以便其就该请求提出争执;就该请求所提出之争执,按以上各款关于就担保之数额及适当性所提出之争执之规定处理。
  第八百九十九条 向无行为能力人、失踪人或不能作出行为之人提供之担保
  如应由无行为能力人、失踪人或不能作出行为之人之代理人就列于清单或财产清册内之财产提供担保,则依附于制作清单或财产清册程序进行该程序。
  第九百条 担保作为附随事项
  如在一待决案件中有理由促使一方当事人向他方提供担保,则为此仅须通知被声请人,无须对其作传唤,而提供担保此附随事项以附文方式并附于主诉讼卷宗处理。

第二章 债之特别担保之加强及代替



  第九百零一条 请求加强以抵押、指定收益用途或出质形式所作之担保或作出替代
  欲要求加强以抵押、指定收益用途或出质形式所作之担保或作出替代之人,应说明提出此要求之理由,并指出用作担保之财产所减少之价值或该等财产已灭失,以及加强或代替担保之数额,此外须立即提供有关证据。
  第九百零二条 对被告之传唤
  一、须传唤被告以便其于十五日期间内,就有关请求提出答辩或指出所提交之财产,并立即提供有关证据。
  二、答辩时,亦得就原告要求加强或代替担保之数额提出争执;如仅就该数额提出争执,则被告应立即指出欲用以加强或代替担保之财产,否则该争执将不予接纳。
  第九百零三条 提供加强或代替担保之财产
  一、如被告仅提供财产以加强或代替担保,则第八百九十三条之规定经作出必要配合后适用之。
  二、为加强或代替须登记之担保而提交财产后,应立即为新担保进行临时登记。
  第九百零四条 对加强或代替担保之义务之答辩
  一、如被告就加强或代替担保之义务提出答辩,又或无提出答辩,但适用第四百零六条之规定,则法官经采取必要之调查措施后,裁定应否加强或代替担保,并订定加强或代替担保之数额,为此适用第二百四十六条之规定。
  二、虽提出代替担保之请求,如法官认为财产并无灭失者,得仅命令加强担保。
  三、一旦确认被告负有加强或代替担保之义务,须通知被告于十日期间内提供足够之财产;上条之规定,经作出必要配合后适用之。
  第九百零五条 就加强或代替担保之数额提出争执
  如被告仅就加强或代替担保之数额提出争执,且提供欲用以加强或代替担保之财产,则第八百九十五条之规定,经作出必要配合后适用之,第九百零三条第二款之规定亦适用。
  第九百零六条 不提供财产或提供之财产不足够
  一、如一并符合下列要件,则原告以分条缕述之方式陈述之事实视为获承认,而法官须就不履行义务及其效果作出裁判:
  a)在不适用第四百零六条之规定时,并无对请求作出答辩或无就加强或代替担保之数额提出争执;
  b)无提交加强或代替担保之财产。
  二、法官亦须采取必需之措施,就原告所陈述关于所提供之财产不足一事作出裁判,并裁定其效果。
  第九百零七条 保证之加强及代替
  以上数条之规定适用于保证之加强及代替,但须传唤债务人以便其提供新保证人或其它适当之担保。
  第九百零八条 担保之代替及加强
  一、因先前所提供之担保变为不适当或不足而须以新方式提供担保者,适用第八百九十条及随后数条之规定。
  二、如债权人仅欲加强担保,则按照就加强具体采用之担保方式所定之程序为之。
  三、如担保系透过司法程序设定者,则以新方式提供担保或加强担保之声请须在同一程序中提出;就加强担保方面,应遵守民法中对有义务提供担保之人不欲或不能提供担保所作之规定。
  第九百零九条 作为诉讼程序之附随事项所提供之担保之加强或代替
  如有关担保系以诉讼程序附随事项之方式由一方当事人向他方当事人提供者,则代替或加强该担保之声请,应在提供该担保之诉讼程序中提出,为此须遵守就提供担保所规定之程序步骤,但应作出必要之配合。
  第九百一十条 质物之提前出卖
  一、如有理由恐防质物将会失去或毁损而声请法院许可提前出卖质物,而质权人、债务人及出质人非为声请人者,须传唤该等人以便其于十日期间内提出答辩;随后,法院经采取必需之措施后,作出裁判。
  二、如命令将有关之价金存放,则存放之价金由法院处置,以便债务到期后可予以提取。
  三、在质物仍未出卖期间,出质之人得提供其它物之担保以代替出质;对于所提供之其它担保之适当性须立即审理,而在审理期间中止出卖质物之程序。

第三章 抵押权之消除及优先受偿权之消灭



  第九百一十一条 透过向抵押权人全数支付以消除抵押权——声请欲透过向抵押权人支付抵押财产所担保之全部债务之人,应声请传唤该等债权人以便彼等收取其债权之款项;如不收取,则将之存放。
  第九百一十二条 对已登录之债权人之传唤对消除抵押权所依据之事实已调查证据,并将关于设定抵押权之财产移转予声请人之登记证明及抵押之登录证明附入卷宗后,须定出在办事处透过书录作出支付之日期及时间,并命令传唤在移转登记前已登录之债权人。
  第九百一十三条 抵押之注销清偿以抵押担保之债务以及存放未收取之金额后,有关财产之抵押权即消除,并命令注销以被传唤之债权人作为获抵押担保之人而登记之抵押。
  第九百一十四条 在其它情况下之消除——声请如不欲透过以上数条所指之方式消除抵押权,则声请人须声明用以取得有关财产之金额,如有关财产系以无偿方式取得或未对财产定价者,则声明其对有关财产之估价;此外,声请人亦须声请传唤抵押权人,以便其于十五日内就该价额提出争执,否则视为其同意该价额。
  第九百一十五条 债权人未就价额提出争执
  一、如债权人未就有关价额提出争执,且不适用第四百零六条之规定,则声请人须存放所声明之金额,而有关财产之抵押权即消除;为此,须命令注销抵押之登录,而所存放之金额转而成为债权人权利之标的。
  二、随后,须通知各债权人于同一诉讼程序中行使其权利,并遵守第七百五十八条及随后数条规定中适用之部分。
  第九百一十六条 债权人就价额提出争执
  一、债权人得就声请人所声明之价额提出争执,指出该数额低于已登记且具抵押担保之债权之金额及低于优先受偿之债权之金额。
  二、提出争执后或适用第四百零六条之规定时,有关财产以高于声请人所声明之价额之最高价额作司法变卖。
  三、如因无任何标书所提出之价额高于声请人声明之价额,而不能进行司法变卖,则以声明之价额为准,并按上条之规定处理。
  四、如财产已被变卖,且按第七百八十三条之规定已存放有关价金及消除该等财产之抵押权,须按经作出必要配合之第七百五十五条及随后数条之规定处理,以便债权人在同一诉讼程序中行使其权利。
  第九百一十七条 法定抵押权之消除
  以上数条之规定适用于法定抵押权之消除,但须作下列变更:
  a)对消除为无行为能力之人所设定之抵押权,必须传唤检察院,而有监护监督人或保佐监督人时,亦须传唤之;
  b)经听取各利害关系人之意见后,如未能达成协议,法官须就法定抵押之相应金额中,仍未可要求履行之债务之部分如何处置或运用作出裁判。
  第九百一十八条 消除担保定期给付之抵押权
  如所设定之抵押权系担保定期给付之债务,则法官经听取各利害关系人之意见后,须就消除抵押权之所得如何处置或运用作出裁判。
  第九百一十九条 适用于涉及船舶之优先受偿权之消灭
  本章规范之诉讼程序适用于无偿或有偿移转船舶而引致优先受偿权消灭之情况;对于不确定之债权人,应向其作公示传唤,其期间为三十日。

第六编 提存



  第九百二十条 起诉状
  一、欲提存者,应声请透过司法程序存放应给付之金额或物,并声明请求存放之原因。
  二、上述金额或物应存放于本地区政府库房之负责实体,但有关之物不能存放于该处者除外;在此情况下,须指定受寄人并将该物交予该人;对受寄人适用关于查封物之受寄人之规定。
  三、如属定期给付,则第一次给付一经存放,声请人得将程序待决期间相继到期之各给付存放,而无须作出支付,亦无其它手续;继后所作之存放视为最初所作存放之后果,并附属于最初之存放;就最初之存放所作之裁判对继后之存放亦产生效力。
  四、如有关卷宗已因上诉而上呈,则继后之存放得于第一审法院作出,即使无留下卷宗之副本亦然。
  第九百二十一条 对债权人之传唤
  一、作出存放后,须传唤债权人,以便其于三十日期间内答辩。
  二、如债权人获传唤参与提存程序时,已就有关之债务提起诉讼或提起执行程序,则须遵守下列之规定:
  a)如存放之金额或物系在上述诉讼或执行程序中所请求者,则须将诉讼或执行程序以附文方式并附于提存程序,且仅继续进行提存程序,以便就存放之效果以及就诉讼费用之责任,包括已并附之诉讼或执行程序之诉讼费用作出裁判;
  b)如在量或质方面,存放之金额或物与诉讼或执行程序中所请求者不同,则于提交诉辩书状之阶段结束后,提存程序须以附文方式并附于上述诉讼或执行程序,并在该诉讼或程序中审理有关该存放之问题。
  第九百二十二条 未作答辩
  一、如未作答辩,且不适用第四百零六条之规定,则立即宣告债务消灭,且判处债权人负担有关诉讼费用。
  二、如适用第四百零六条之规定,则通知声请人提出有关证据;就该等证据及法官认为必需之证据进行调查后,即作出裁判,并适用第二百四十六条之规定。
  第九百二十三条 争执之依据
  得以下列者作为依据对存放提出争执:
  a)所援引之理由不正确;
  b)应给付之金额或物较大或不同;
  c)债权人有其它正当依据拒绝有关支付。
  第九百二十四条 就给付不存有争议
  一、如仅以上条a项及c项所指之任一依据就存放提出争执,则按简易宣告诉讼程序中后于答辩之步骤处理。
  二、如提出之争执理由成立,则按下列规定处理:
  a)宣告所作之存放不足以作为使有关债务消灭之方法;
  b)判处声请人缴纳诉讼费用,而该费用包括因存放而作出之开支;
  c)如债务人为作出存放之人,则视作未作出存放般判处其履行债务;缴纳诉讼费用后,债务人须在债权人声请支付时立即以存放之金额或物向其作出支付。
  三、如提出之争执理由不成立,则宣告有关债务随着作出存放而消灭,并判处债权人缴纳诉讼费用。
  第九百二十五条 就应给付之金额或物提出争执
  一、如债权人以第九百二十三条b项所指之依据就存放提出争执,只要作出存放之人为债务人,则其可就债权人之主张提出反诉,并视乎有关利益值,按通常宣告诉讼程序或简易宣告诉讼程序中后于答辩之步骤处理。
  二、如作出存放之人非为债务人,则上条之规定,经作出必要配合后适用之。
  三、如债权人之请求理由成立,而应给付之金额或物系较大者,则应补足所作之存放;如与应给付之金额或物不同,则所作之存放不生效,并判处债务人履行有关之债务。
  四、具备执行名义之债权人得于答辩之期间内不作答辩,而声请传唤债务人,以便债务人,不论其是否作出存放之人,于十日内补足或代替有关之给付,否则在同一诉讼程序中按执行程序处理。
  第九百二十六条 对债权人权利之疑问
  一、如知悉有多名不同之债权人,但对其所具有之权利有疑问,则传唤该等债权人以便其提出答辩或确定其权利。
  二、如在三十日期间内无任何被传唤之人提出答辩或提出任何主张,则按第九百二十二条之规定处理,并赋予被传唤之各债权人对有关寄存获等份之权利,只要法官未按该条第二款之规定作出不同之裁判。
  三、如被传唤之人中无人提出答辩,但当中有人欲针对其它被传唤之人而确定其权利者,则按下列规定处理:
  a)该债权人须于答辩之期间内提出其要求,并按其它被传唤之债权人之数目提供复本;
  b)立即解除债务人之有关债务,而诉讼程序仅在各债权人之间继续进行,并视乎有关利益值,按通常宣告诉讼程序或简易宣告诉讼程序之步骤处理;
  c)各债权人答辩之期间自可提出上述主张之期间终结时起算。
  四、如有答辩,则视乎所援引之依据,按以上数条之规定处理。
  五、如以第九百二十三条b项为依据提出争执,则任一债权人得一并提出第三款所指之要求;在此情况下,在诉讼程序中一并进行两个相连之案件,其一为提出争执之人与债务人间之案件;另一为提出争执之人与其余被传唤之债权人间之案件。
  第九百二十七条 作为诉讼预备行为之存放
  一、为《商法典》第五百七十五条及类似规定之目的之存放,须应利害关系人之声请而命令作出;存放后,须通知与寄存人有争议之人。
  二、不得就存放提出反对,而关于存放之费用须计入提起之诉讼中,为此关于存放之卷宗须以附文之方式并附于该诉讼之卷宗。
  三、除非寄存人与被通知之人间有明示协议,否则仅得基于上款所指之诉讼中所作之判决而提取寄存物。
  四、在判决中须指定寄存之物交由何人保管,并订定提取之条件。
  第九百二十八条 作为附随事项而作之提存
  一、如为清偿债务之诉讼程序或执行程序正处待决,且已传唤债务人参与该诉讼程序或执行程序,只要债务人欲存放其认为应给付之金额或物,则应于有关程序中声请通知债权人,以便债权人在所指定之日期及时间透过书录收取该金额或物,否则将之存放。
  二、作出通知后,须按下列规定处理:
  a)如债权人毫无保留收取该金额或物,则有关程序终结;在作出支付之行为中须提醒债权人毫无保留收取该金额及物会产生此效果,并在书录中载明已提醒债权人有此效果;
  b)如债权人收取该金额或物,但声明其认为有权收取更大之数额,则程序继续进行,但案件之利益值缩减为所争议之金 额,且应尽可能按照与该利益值相应之诉讼程序进行;
  c)如债权人无到场收取,则视乎最后是否裁定债权人仅有权收取所存放之金额或物,有关之债自存放之日起消灭或按第九百二十五条第三款之规定处理。
  三、上款之规定适用于《商法典》第二百零五条第二款所指之情况,亦适用于以须清偿债务为依据使债权人争议权终止之情况。

第七编 有关不动产租赁之程序


第一章 勒迁之诉



  第九百二十九条 目的勒迁之诉旨在:
  a)当法律规定须透过司法途径促使终止不动产租赁时,使不动产租赁终止;
  b)当承租人不接受或不履行因不动产租赁终止所导致之搬迁,而出租人不具备容许其促成交付一定物之执行所需之执行名义时,实现不动产租赁之终止。
  第九百三十条 形式
  勒迁之诉在其宣告阶段应按照通常诉讼程序之步骤进行,但须作以下数条所载之变更。
  第九百三十一条 一并提出请求
  原告在提出勒迁请求时,得一并提出判处支付租金或赔偿之请求。
  第九百三十二条 反诉
  被告在答辩时,得以请求实现其就改善物所具有之权利或获得赔偿之权利提出反诉。
  第九百三十三条 诉讼待决期间到期之租金
  一、诉讼待决期间,到期之租金应按一般规定支付或存放。
  二、出租人得以上款规定未予遵守为依据声请立即勒迁,但须让承租人作出陈述。
  三、如承租人在给予其答复之期间内支付或存放所拖欠之租金,并证明已作支付或存放,则按上款规定声请立即勒迁之权利即失效,但须判处承租人负责此附随事项之诉讼费用及提取存放之租金之开支,该等费用及开支在最后方计算。
  第九百三十四条 平常上诉
  一、关于作居住、经营商业企业或从事自由职业用途之不动产租赁之勒迁之诉,以及就性质相同之房地产之租赁合同是否有效或存在进行审理之诉讼,不论案件利益值为何,均得向中级法院提起平常上诉。
  二、如命令作出勒迁系以欠缴租金为依据,则向中级法院提起之平常上诉是否获赋予中止效力取决于提供担保,而其金额须足以支付欠缴之租金及损害赔偿。
  第九百三十五条 勒迁命令状
  一、如作出命令勒迁之判决,但承租人在所定日期不交还有关房地产,出租人得声请发出命令状以执行勒迁。
  二、声请人应向实行执行之人提供搬移、运输及存放处于出租房地产内之动产所需之工具。
  三、如有需要破开门户或遇有抵抗而需控制场面者,负责执行命令状之公务员得要求警察部队协助以实行勒迁,并就所发生之事制作笔录。
  第九百三十六条 停止执行命令状之情况
  一、不论何人持有有关房地产,勒迁命令状均应予以执行。
  二、然而,如在诉讼中并未听取上述持有人之陈述,而其亦未被判败诉,且其出示以下任一凭证者,实行执行之人应停止进行勒迁:
  a)不动产租赁凭证,或由请求执行之人发出之有正当性获提供该房地产予以享益之其它凭证;
  b)转租合同,或由被执行人发出之让与合同地位之凭证,以及已在二十日内声请将转租或让与合同地位一事通知出租人之证明文件,或出租人已特别许可转租或让与合同地位之证明文件,又或出租人承认次承租人或受让人之身分之证明文件。
  三、应就上款所指之情况作成证明,以及附同所出示之文件,并提醒该持有人负有下款所定之责任;应立即将所发生之事通知出租人或其代理人。
  四、上述持有人应在随后十日内,声请确认中止勒迁,否则立即执行命令状;提出声请时应提交所具备之文件,而法官在听取出租人意见后,立即裁定继续中止勒迁,抑或执行命令状。
  第九百三十七条 因病中止勒迁
  一、如有关租赁属为居住用途之不动产租赁,而透过医生证明显示如进行勒迁,将导致在有关房地产内之人因病而有生命危险,则实行执行之人亦应停止进行勒迁;上述医生证明内应指明停止勒迁之期间,并说明理由。
  二、上条第三款及第四款之规定适用于上款所指情况。
  三、出租人得声请由法官指定两名医生为患病者作检查,费用由出租人承担;法官根据衡平原则就是否中止勒迁作出裁判。

第二章 租金之存放



  第九百三十八条 存放租金之情况
  一、在符合提存之前提,或承租人可终止其延迟状况或可使因欠缴租金而解除合同之权利失效之情况下,承租人得存放租金。
  二、在勒迁之诉待决期间,承租人亦得存放租金。
  第九百三十九条 存放之程序
  一、存放系透过一式两份并由承租人签署或由他人以其名义签署之声明,在本地区政府库房之负责实体作出;该声明应载有下列内容:
  a)出租人及承租人之身分资料;
  b)出租房地产或房地产之出租部分之认别资料及座落地点;
  c)租金金额;
  d)租金相应之期间;
  e)请求存放之原因。
  二、上款所指声明其中一份复本存于本地区政府库房之负责实体,另一份则由存放人保存,其内须载明已存放有关租金。
  三、如勒迁之诉正处待决,存放之租金由审理该诉讼之法院处置;反之,则由可受理勒迁之诉之法院处置。
  第九百四十条 对出租人之通知
  一、将存放租金一事通知出租人非属强制性。
  二、将存放租金之凭单复本附于因欠缴租金而提起之勒迁之诉之答辩状内,即产生等同于作出通知之效力。
  第九百四十一条 对存放提出争执
  一、仅当出租人欲以欠缴租金为由解除合同时,方得在勒迁之诉中对存放提出争执。
  二、为上述目的,应于获通知存放时起三十日内提起诉讼。
  三、如诉讼正处待决,出租人应于就答辩作答复时对存放提出争执,如在承租人作出答辩后出租人方获关于存放之通知,则出租人应在获通知后十日内提交专门诉辩书状,对存放提出争执。
  四、有关存放之卷宗以附文方式并附于勒迁之诉之卷宗内;在勒迁之诉中作清理批示时应审理是否维持存放及存放之效果,但作出该裁判取决于尚未调查之证据者除外。
  五、如出租人不欲解除合同,则根据第九百二十三条及随后条文之规定,自获通知时起三十日内对存放提出争执。
  第九百四十二条 继后之存放
  一、在导致作出存放之原因仍存在期间,承租人应存放继后到期之租金,而无须向出租人作出支付或就继后所作之存放作出通知。
  二、继后所作之存放视为附属于最初所作之存放,并视为最初所作存放之后果;就最初之存放所作之裁判对继后之存放亦产生效力。
  三、如有关卷宗已因上诉而上呈,则须将关于存放相继到期之租金之文件提交予上级法院。
  第九百四十三条 出租人提取存放物
  一、出租人得透过表明并无就有关存放提出争执亦不欲提出争执之声明书,提取存放物。
  二、上述声明书应由出租人或其代理人签署,如不出示官方身分证明文件,签名须由公证员认定。
  第九百四十四条 法院裁判之必要性
  一、如出租人就存放提出争执,又或该存放系由承租人按民法规定在附条件下作出者,则仅在法院作出裁判后,并在符合该裁判之规定下,方可提取存放物。
  二、如证明承租人欠缴租金,但有关租赁仍维持者,则附条件存放之租金及法定损害赔偿得由出租人悉数提取,费用由承租人承担。
  三、如未提出上款所指之证明,出租人仅有权提取存放之租金,而承租人则有权提取剩余部分,费用由出租人承担。
  第九百四十五条 虚假存放声明
  如第九百四十三条所指声明为虚假声明,则对存放之争执不产生效力,并科处声明人金额相当于所存放金额两倍之罚款,且不影响倘有之刑事责任。

第八编 共有物之分割



  第九百四十六条 起诉状
  一、如欲结束共有物不可分割之状况,原告须提出下列声请:
  a)在确定各共有人之份额后,将共有物作原物分割;
  b)在认为共有物不可原物分割时,将共有物判给或出卖后,分割共有物之价值。
  二、在提交起诉状时,原告须立即提出所具备之证据。
  三、如共有状况因财产清册程序所引致,而该财产清册程序系在有权限审理分割共有物之诉之法院进行者,则分割共有物之诉以附文方式附于财产清册程序。
  第九百四十七条 传唤
  须传唤利害关系人,以便其在三十日内提出答辩,而利害关系人在答辩时应立即提出所具备之证据。
  第九百四十八条 有答辩时应遵循之程序
  一、如提出答辩或适用第四百零六条之规定,则按第二百四十六条之规定,在调查证据后,法官立即作出裁判;就该裁判可向中级法院提起平常上诉,该上诉应立即连同本案卷宗上呈,且具中止效力。
  二、然而,如法官认为不能立即对请求作出裁判,则视乎案件之利益值,命令按通常宣告诉讼程序或简易宣告诉讼程序中后于答辩之步骤处理。
  三、即使当事人未提出关于不可原物分割之问题,法官应依职权审理,并命令采取必要之调查措施。
  第九百四十九条 不作答辩或裁定请求理由成立时应遵循之程序
  如不答辩且不适用第四百零六条之规定,又或请求被裁定理由成立,则遵守下列规定:
  a)法官裁定共有物可原物分割时,则通知当事人在十日内指定各自之鉴定人以确定份额;如当事人不指定鉴定人,则由法官任命一名鉴定人进行鉴定;
  b)法官裁定共有物仅可变价分割时,则应立即召集各利害关系人举行第九百五十一条所指之会议。
  第九百五十条 鉴定报告之审查
  一、在上条a项所指情况下,应将鉴定报告通知当事人,而当事人得于十日内请求作出解释或对报告提出声明异议。
  二、随后,法官须按谨慎心证作出裁判;在裁判前,法官得命令进行第二次鉴定或采取其认为必需之其它措施,第二百四十六条之规定适用之。
  三、即使并无提出关于不可分割之问题,但经鉴定而得出之结论为有关共有物不可原物分割者,则本条之规定,经作出必要配合后亦适用之。
  第九百五十一条 利害关系人会议
  一、利害关系人会议旨在:
  a)共有物可原物分割时,将鉴定人所定之份额判给利害关系人;
  b)共有物仅可变价分割时,将共有物判给某一或某些利害关系人,而其余利害关系人之份额以金钱组成。
  二、如出席之利害关系人未达成协议,在上款a项所指之情况下,以抽签方式判给;在b项所指之情况下,则将共有物变卖,各共有人均得参加竞买。
  三、第一千零一十六条之规定经作出必要配合后,适用于以金钱组成份额之情况。
  四、如有利害关系人系无行为能力、失踪或不能作出行为者,则有关协议必须经法院在听取检察院意见后许可。
  五、第九百八十九条之规定经作出必要配合后,适用于利害关系人之代理及出席。
  第九百五十二条 水之分割
  以上数条之规定经作出必要配合后,适用于水之分割。

第九编 诉讼离婚



  第九百五十三条 定出试行调解之日期
  一、如无初端驳回起诉状之理由,且起诉状具条件继续获处理,则法官应指定试行调解之日期,并通知原告及传唤被告以便彼等亲自到场,如原告或被告不在澳门,则由具特别权力之受任人代理。
  二、如被告下落不明,则一经遵守第一百九十条之规定后,就试行调解之日期所作之指定不生效力,而法官须命令公示传唤被告作答辩。
  第九百五十四条 试行调解之实行
  一、如试行调解时双方当事人均在场,但调解不成,亦未能达成两愿离婚协议,法官应尽量使夫妻双方就以下事项达成协议:
  a)扶养;
  b)如何行使对子女之亲权;
  c)在诉讼待决期间,家庭居所之使用。
  二、如一方当事人或双方当事人不到场,又或调解不成或未能达成两愿离婚协议,则法官命令通知被告在三十日期间内作答辩;上述通知应立即作出,在通知时须将起诉状复本交予被告。
  第九百五十五条 作答辩时或不作答辩时应遵循之程序
  一、如被告提出答辩,则按通常宣告诉讼程序之步骤进行。
  二、如被告不答辩,则通知原告在十日内提交证人名单及声请采取其它证据措施,所提出之证人数目不得超过八名。
  三、法官在考虑辩论及审判之听证前进行之措施可能需要之时间后,立即指定辩论及审判之听证日期。
  四、如系由合议庭参与案件之辩论及审判,则在辩论结束后,合议庭须审理事实事宜及法律事宜;裁判以多数票作出,并经主持合议庭之法官口述载于纪录,裁判中应列出认为已获证实及不获证实之事实。
  五、主持合议庭之法官及其它法官均得表明投反对票之理由。
  第九百五十六条 两愿离婚之协议
  一、在试行调解时或在程序其它阶段,如符合两愿离婚之前提,当事人得协议两愿离婚
  二、就两愿离婚达成协议后,在诉讼离婚程序中,应遵循经作出必要配合之第一千二百四十二条及随后数条所规定之步骤。
  三、宣告两愿离婚后,须缴之诉讼费用由夫妻双方平均承担,但另有协议者除外。
  第九百五十七条 法官之权力
  一、在诉讼程序中任何时刻,如法院认为属适宜者,得主动或应任一当事人声请,就扶养、如何行使对子女之亲权及家庭居所之使用定出临时制度。
  二、为着上款规定之目的,法官得命令事先进行其认为属必需之措施。

第十编 扶养之特别执行



  第九百五十八条 遵循之程序
  一、扶养给付之执行,视乎其所依据之名义,应按通常执行程序或简易执行程序之步骤进行,但有以下特别规定:
  a)仅可由请求执行之人指定予以查封之财产,该指定须在请求执行之最初声请中立即作出;
  b)在查封后方传唤被执行人;
  c)异议之提出在任何情况下均不使执行中止进行;
  d)请求执行之人得在无须预先查封下,声请获判给被执行人收取之薪俸、定期金或定期给付中之一部分,或声请指定属被执行人之收益作为支付已到期及将到期之给付之用。
  二、如请求执行之人声请判给上条d项所指之薪俸、定期金或给付,则法官命令通知负责支付之实体或负责处理支付文件之实体将判给之部分直接交予请求执行之人。
  三、如请求执行之人声请指定收益用途,则其须立即指出用作支付之财产收益,而法官则指定其认为足以支付已到期及将到期给付之财产之收益,为此得听取被执行人之意见;上述指定收益用途依据第七百七十三条之规定为之,但须作必要之配合。
  第九百五十九条 指定之收益不足或过多
  一、指定收益用途后,如显示所指定之收益不足,请求执行之人得指定其它财产;为此,重新进行上条第三款之步骤。
  二、如显示所指定之收益过多,请求执行之人必须在收取收益时将超出部分交回被执行人;被执行人亦得声请将指定收益用途之范围局限于部分财产,或声请指定以其它财产收益作支付。
  三、以上两款之规定,根据情况亦适用于已定出之扶养定期金之嗣后变更。
  第九百六十条 临时扶养执行之终止
  临时扶养之订定因临时扶养措施按一般规定失效而不再产生效力时,临时扶养之执行即终结。
  第九百六十一条 终止或变更扶养之程序
  一、如正进行执行扶养之程序,则终止或变更扶养给付之请求应于执行程序中提出。
  二、如属临时扶养,应遵守经作出必要配合之第三百四十四条及随后数条之规定。
  三、如属确定扶养,应遵守下列规定:
  a)召集利害关系人举行会议,该会议须在十日内举行;
  b)如各利害关系人达成协议,则随即作出判决认可该协议;
  c)如各利害关系人未达成协议,被告应于十日内对请求提出答辩,并视乎案件之利益值,按通常宣告诉讼程序或简易宣告诉讼程序中后于答辩之步骤处理。
  四、如无进行扶养之执行程序,上款所定程序适用于法院订定之确定扶养之终止或变更,但终止或变更确定扶养之请求须依附于给付之诉提出。
  第九百六十二条 将到期之给付之保障
  为作出某一扶养给付而变卖财产,并扣除法官认为能确保将到期之给付得以作出之适当款项后,方命令将执行后剩余之所得返还被执行人,但已提供担保或以其它适当方式作担保者除外。

第十一编 财产清册


第一章 一般规定



  第九百六十三条 财产清册之作用
  一、财产清册程序旨在用以终结遗产之共同拥有状况,亦得按第一千零二十八条及随后两条之规定,用于夫妻间之财产分割。
  二、如财产清册程序旨在用以终结遗产之共同拥有状况,而被继承人与生存配偶间之婚姻财产制为共同财产制,则财产清册程序亦具有确定夫妻对共有财产各自所占之半数之作用;如婚姻财产制为取得财产分享制,则财产清册程序亦具有罗列夫妻双方分享之财产及对该等财产进行评估之作用,为此,须遵守经作出适当配合之第一千零二十八条第二款之规定。
  三、本编之规定,经作出必要配合后,适用于仅为列明构成继承标的之财产,以及作为倘有之清算遗产基础之清册程序。
  第九百六十四条 声请进行财产清册程序之正当性
  一、旨在终结遗产之共同拥有状况之财产清册程序,得由对分割财产有直接利害关系之人声请,如属强制性财产清册程序,应由检察院声请。
  二、导致强制进行司法分割之原因消除时,应任一对分割有利害关系之人声请,财产清册程序得以非强制性形式继续进行;如导致强制分割之原因在非强制性财产清册程序进行期间出现,须立即依职权作出处理。
  第九百六十五条 主参加
  一、在诉讼程序中任何时刻,对任一对分割有直接利害关系之人而言,得提出自发或诱发之主参加。
  二、须通知待分割财产管理人及其它利害关系人作出答复,并适用第九百八十条及第九百八十一条之规定。
  三、获准参加之利害关系人享有第九百七十九条第四款所指之诉讼上之权利。
  四、附随事项之提出,使诉讼之进行自应召集利害关系人会议之时起中止。
  第九百六十六条 其它利害关系人之参与
  一、有特留份继承人时,受遗赠人及受赠人得:
  a)参与所有可能影响特留份之计算及可能引致有关慷慨行为须予扣减之诉讼行为及措施;
  b)如当初未被传唤,得提出参与诉讼;上条之规定,经作出必要配合后适用之。
  二、遗产负担之债权人得就与审定及满足其权利有关之问题参与财产清册程序,并在为通过负债而召开之利害关系人会议举行前,要求清偿其权利,即使待分割财产管理人未列明该等权利亦然;然而,即使该等人已被传唤参与财产清册程序,如不提出清偿其权利之要求,亦不影响其透过一般途径要求支付。
  第九百六十七条 确认资格
  一、财产清册程序完结前,如某一对分割有直接利害关系之人死亡,待分割财产管理人须指出死者之继承人,并附具必需之文件;就指出继承人一事,须通知其它利害关系人,且传唤被指出之人参与财产清册程序。
  二、被传唤之人或被通知之人得按第九百八十条及第九百八十一条之规定,就被指出之继承人之正当性提出争执;如无提出争执,被指出之人视为获确认资格,但不妨碍倘被遗漏之继承人请求进行确认其资格之程序。
  三、被传唤之人自其继承之利害关系人死亡时起享有第九百七十九条第四款所指之诉讼上之权利。
  四、对分割有直接利害关系之人之继承人亦得请求确认其资格;以上各款之规定,经作出必要配合后适用之。
  五、如就财产清册程序而被传唤之某一受遗赠人、债权人或受赠人死亡,其继承人得声请确认其资格;第一款至第三款之规定,经作出必要配合后适用之。
  六、继承份额之受让人及受扣减负担约束之赠与财产之次取得人,按一般法规定确认资格。
  第九百六十八条 优先权之行使
  一、对分割财产有利害关系之人在份额转让上所具有之优先权,得于财产清册程序中行使,但涉及之事实问题由于复杂而显得不应透过财产清册程序解决者除外。
  二、如有多于一名利害关系人行使优先权,则按《民法典》第一千三百零八条第三款之规定处理。
  三、附随事项之提出,使程序自应召集利害关系人会议之时起中止。
  四、在财产清册程序中未行使优先权,并不影响按一般规定提起优先权之诉。
  五、如在财产清册程序以外行使优先权,得依职权或应任一对分割有直接利害关系之人声请,按第二百二十三条之规定,中止财产清册程序。
  第九百六十九条 对无行为能力人、失踪人及不能作出行为之人之代理
  一、如法定代理人与无行为能力人共同继承,或有多名由同一代理人代理之无行为能力人共同继承,则无行为能力人由特别保佐人代理。
  二、如未有设定保佐,失踪人及不能作出行为之人亦由特别保佐人代理。
  三、程序终结后,对于已判给失踪人或不能作出行为之人之财产如有需要管理,则将之交予特别保佐人,而其对获交付之财产具有临时保佐人之权利及义务;保佐一经设定,特别保佐人之管理即告终结。
  第九百七十条 财产清册程序之中止
  一、财产清册程序待决期间,如出现对于可否受理案件或对于订定与分割财产有直接利害关系之人之权利属先决问题之事项,而鉴于其性质或该等审理前先决问题所依据之事实事宜之复杂性,不应以附随事项形式裁定者,则法官在列明财产之步骤完成后即行将程序中止,直至该等事项有确定裁判为止,而当事人须循一般途径解决该等事项。
  二、法官亦得按第二百二十条第一款d项及第二百二十三条之规定命令中止程序,尤其是当审理上款所指任一事项之先决诉讼程序正处待决期间。
  三、如先决之诉讼程序之提起或审判出现异常延误,或该诉讼程序之可行性低,又或延迟分割比进行暂时分割更为不便,则法院应主当事人之声请,得许可继续进行财产清册程序,以便进行暂时分割;作出暂时分割后,对于向利害关系人交付其获分配之财产方面,须遵守第一千零二十二条所规定之预防措施。
  四、如有将来出生之利害关系人,财产清册程序自应召集利害关系人会议时起中止,直至该利害关系人出生为止。
  第九百七十一条 财产清册程序中确定解决之问题
  一、经待分割财产管理人、对分割有直接利害关系之人及第九百六十六条所指之其它利害关系人对证后,于财产清册程序内已作出裁判之问题,只要彼等已依规则获准参与在裁判前之程序,且无明确规定保留提起适当诉讼之权利,则视为已确定解决。
  二、仅当须解决之问题所依据之事实事宜属复杂,以致不宜在财产清册程序中以附随事项形式予以解决,否则将导致当事人所获之保障减少者,方得采纳暂时解决办法,或让当事人循一般途径解决上述问题。
  第九百七十二条 财产清册程序之合并
  一、旨在分割不同遗产之财产清册程序,在下列情况下得予以合并:
  a)财产将分配予相同之人;
  b)属配偶双方所遗下之遗产;
  c)其中一分割取决于另一或其它分割。
  二、在上款c项所指情况下,如在其中一分割中,除被继承人在另一分割将获判给之财产外,并无其它财产用以分割,以致前者完全取决于后者,则必须容许合并;如因尚存有其它财产用以分割,以致前者仅部分取决于后者,且程序之合并显得合乎当事人之利益以及有利于程序之良好进行者,法官得许可合并。
  第九百七十三条 较后死亡之配偶之财产清册程序
  如较后死亡之配偶之财产清册程序应在曾处理因先故配偶死亡而进行财产清册程序之法院进行,则对较后之分割属必需之行为须于较前之分割之卷宗内作出。
  第九百七十四条 补充分割
  一、作出司法分割后,如认定遗漏某些财产,则于同一程序内进行补充分割,并按照本章及随后数章之规定中适用之部分处理。
  二、如在进行较后死亡之配偶之财产清册程序时,方发现因先故配偶死亡而进行财产清册程序遗漏某些财产,则于较后死亡之配偶之财产清册程序中列明及分割该等财产。
  第九百七十五条 平常上诉之制度
  召集利害关系人会议前提起之所有上诉,于召集会议时一同上呈予上级法院,但与主卷宗分开。

第二章 待分割财产管理人之声明及利害关系人之反对


  第九百七十六条 财产清册程序之声请
  一、提出进行旨在终结遗产之共同拥有状况之财产清册程序之声请时,须提交被继承人之死亡证明文件,并指出按民法规定应担任待分割财产管理人职务之人。
  二、待分割财产管理人负责提供进行财产清册程序所需之资料。
  第九百七十七条 待分割财产管理人之指定、更换、推辞或撤职
  一、为指定待分割财产管理人,法官得收集必需之资料;如法官透过被指定人之声明发现该职应由另一人担任,则将之交由应担任之人担任。
  二、经所有对分割有直接利害关系之人达成协议,得随时更换待分割财产管理人;属强制性财产清册程序者,则有关协议须由各利害关系人及检察院共同达成。
  三、被指定之待分割财产管理人之更换、推辞或撤职须以财产清册程序之附随事项形式进行。
  四、提出待分割财产管理人之更换、推辞或撤职之声请后,财产清册程序继续在被指定之待分割财产管理人参与下进行,直至就附随事项作出裁判为止。
  第九百七十八条 待分割财产管理人之声明及文件之附具
  一、传唤待分割财产管理人时,须明确提醒其注意应作出之声明之范围及须附具之文件。
  二、待分割财产管理人以名誉承诺妥善履行其职责后,须作出包括下列内容之声明,其亦得透过诉讼代理人作出声明:
  a)被继承人之身分资料、最后居所地,以及死亡日期与地点;
  b)对分割有直接利害关系之人、受遗赠人、遗产债权人之身分资料、现居所及工作地点,以及有特留份继承人时,受赠人之身分资料、现居所及工作地点;
  c)如应有亲属会议之参与,组成亲属会议之人之身分资料;
  d)对程序之进行属必需之其它资料。
  三、在作出声明行为时,待分割财产管理人须将下列者与声明一并提交:
  a)所需之遗嘱、婚前协议、赠与文书及认领证书;
  b)将载于财产清册之全部财产之目录,即使该等财产非由待分割财产管理人负责管理亦然,以及第一百零二条第二款所规定之文件副本。
  四、如未能及时提交所需之全部资料,待分割财产管理人须请求延长提供资料之期间,并说明理由。
  第九百七十九条 传唤及通知
  一、如程序应继续进行,则须传唤对分割有直接利害关系之人、受遗赠人及遗产债权人以便参与程序;须进行强制性财产清册程序时,亦须传唤检察院;有特留份继承人时,亦须传唤受赠人。
  二、须将命令传唤之批示向财产清册程序之声请人及待分割财产管理人作出通知。
  三、送交予被传唤之人之资料须包括待分割财产管理人所作声明之副本;须提醒被传唤之人注意按第九百六十五条及第九百六十六条之规定其参与之范围,并提醒其可按以下数条之规定提出反对或争执。
  四、在任何时刻,如发现某利害关系人未被传唤,须传唤之,并向其表明,如在十五日内不指出存有任何瑕疵,则该程序视为已获追认;在此期间内,该被传唤之人得行使其应有之权利,并得撤销必须予以撤销之事项。
  第九百八十条 反对及争执
  一、对分割有直接利害关系之人,以及检察院在其有被传唤时,得于传唤后三十日内,对财产清册程序提出反对、就被传唤之利害关系人之正当性提出争执或指出有其它利害关系人、声请更换待分割财产管理人、就其声明之内容提出争执或提出任何延诉抗辩。
  二、下列者亦得行使上款所指权能:
  a)待分割财产管理人及财产清册程序之声请人,而有关期间自就命令传唤之批示作出通知之日起计;
  b)受遗赠人及受赠人,就可能影响其权利之问题提出争执。


hnt_204
关闭窗口
  TOP↑
  E-Mail:lawyerscg@sina.com
电  话:010-62684688-8050  
手  机:13120327912 13671188466

本站关键字:涉外离婚律师 涉外继承律师 财富传承 家族信托

版权所有:孙长刚 律师
本站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66号
中国技术交易大厦A座16层
邮  编:100080   京ICP备案:07009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