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网站首页 国内离婚 国内继承 业务范围 香港离婚继承 澳门离婚继承 台湾离婚继承 法律文书
首席律师  

孙长刚 律师

涉外婚姻家事与财富传承律师网
首席律师:孙长刚
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
邮箱:lawyerscg@sina.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66号中国技术交易大厦
A座16层
微信:lihunlawyer
电话:010-62684688-8050
Email:lawyerscg@sina.com
微信联系孙律师
专业团队
·首 页 >> 热点追踪

拿破仑的婚姻趣事和御用公证人拉吉多|【国际视角看公证】第三期
发表于2019-5-6      

转自:公众号“律政学堂”


拿破仑的婚姻趣事和御用公证人拉吉多

文:蔡勇

2014年9月21日在巴黎郊外吕埃--马迈松小镇举行的拍卖会上,巴黎书信和手稿博物馆以43.75万欧元(含税)的天价拍得了一份公证文书。这是巴黎公证人拉吉多于1796年3月8日为拿破仑和约瑟芬制作的婚姻契约,拍卖的是约瑟芬所持的副本原件1。在谈到为何不惜高价竞拍时,巴黎书信与手稿博物馆负责人表示:“对于这种独一无二的珍贵藏品,本来就不该考虑所谓的预算。” 拿破仑与约瑟芬婚姻契约的公证文书正本现珍藏于法国国家档案馆公证文书原本存管中心。

一、拉吉多—深受皇帝信赖的公证人2

1795年10月,经当时的法国政府头头、督政官巴拉斯介绍,拿破仑认识了守寡的风流少妇约瑟芬.博阿尔内。约瑟芬本是巴拉斯的情人,巴拉斯为了摆脱她,把她介绍给了巴黎内防军司令拿破仑.波拿巴将军,这是共和国军队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巴拉斯非常倚重拿破仑,此举也是为了拉拢这位军事天才。32岁的约瑟芬比拿破仑大6岁,还带着和亡夫博阿尔内生育的两个孩子,但她是巴黎社交场上有名的风云人物,稍微用点手段便把年轻的将军迷得七荤八素,并成为他一生唯一挚爱的女人。

两人很快便决定结婚。巴黎公证人拉吉多是约瑟芬亡夫博阿尔内家族的公证人,深得约瑟芬的信任,拉吉多由此认识了拿破仑。

拉吉多的事务所位于圣奥诺雷街。1796年3月1日,事务所来了三位客人:拿破仑.波拿巴少将、约瑟芬和拿破仑的副官Le Marois上尉,约瑟芬想请拉吉多先生帮助订立婚姻契约。公证人拉吉多先是和约瑟芬单独进行了交谈,但他却没留意到波拿巴将军所处的位置完全可以听见他们的谈话。

约瑟芬告诉公证人她希望和拿破仑结婚。这时,拉吉多充分展现了他作为家庭公证人所应当扮演的角色,向约瑟芬点明了这桩婚姻中的诸多不利因素:未婚夫没有财产;年龄的差距;军人职业的危险,特别是她已经是博阿尔内将军的寡妇了,还得照顾自己的两个孩子。一番交流后,拉吉多的结束语大概是这样的:“好吧!看来您心意已决,非得嫁给波拿巴将军不可,尽管他只有披风和佩剑!”

[1]国内多家媒体在2014年错误地将拍卖品报道为拿破仑和约瑟芬的结婚证书。

[2]此段内容编译自Alain Moreau《书吏变迁录—法国公证史》


这时波拿巴将军走了进来,公证人拉吉多的脸色变得有些尴尬。约瑟芬问拿破仑是不是听见了公证人的话,这位未来的皇帝回答说拉吉多说的话表明他是一位公正诚实的人,值得尊敬。波拿巴补充道,他希望由拉吉多先生继续负责他们今后的事务,并给予他完全的信任。

1796年3月8日,公证人拉吉多来到约瑟芬的住处,为两人完成了婚姻契约的公证手续。契约规定两人婚后将不会有共同财产,不对对方的债务和抵押担保承担责任。约瑟芬继续保留与前夫所生两个未成年子女的监护权。契约里还规定,拿破仑为约瑟芬设立遗孀终身年金,价值为每年1500利弗尔,这是拉吉多基于拿破仑从军风险所提出的建议。在宣读契约时,公证人指出未婚夫的财产只有军装和旧衣服,这时拿破仑补充道:“我还有佩剑!”。

1796年3月9日22时,拿破仑和约瑟芬在巴黎二区市政厅完成了结婚手续。之后,这对法国历史上最有名的夫妇始终保持着对公证人拉吉多的信任,与他们有关的多份公证文件中均出现了拉吉多的签名。

1804年12月2日,拿破仑在巴黎圣母院加冕为法兰西皇帝并亲手为约瑟芬戴上了皇后桂冠。据传,皇帝在加冕大典结束时召见了拉吉多,拿破仑身穿华丽锦绣的披风,身旁是他的加冕之剑,剑上镶着那颗美轮美奂、重达140.5克拉的“摄政王”钻石,拿破仑对公证人说道:“拉吉多,瞧!这就是我的披风,这就是我的佩剑!”

由于拿破仑的格外信任,拉吉多先后正式成为皇帝和帝国政府的公证人,但很不幸,他在1805年7月21日就去世了,时年46岁。巴黎二区户政官制作的死亡证书上载明了拉吉多去世时的身份:法兰西皇帝和意大利国王陛下的公证人,因为拿破仑当时同时拥有法国皇帝和意大利国王的称号。

著名公证史学家、国际公证史研究所所长Alain Moreau曾经写道:“拉吉多因其皇帝公证人的称号而载入史册。拿破仑这位并非易于相处的顾客始终信赖拉吉多,这不仅是他个人的荣耀,也是公证人职业的荣誉。”

二、皇帝的“报复”3

关于拿破仑和拉吉多之间的趣闻,《19世纪拉鲁斯词典》里的描述虽略有不同,但却更为详实、有趣。

1796年2月底,约瑟芬从老情人巴拉斯那里获悉拿破仑即将升任意大利方面军司令官,这无疑加快了她与拿破仑结婚的决定。在结婚前,约瑟芬请求将军陪她去见公证人拉吉多先生,他的事务所就在圣奥诺雷街,靠近旺多姆广场。美丽的寡妇经历了太多社交场上的虚情假意,但她对这位公证人非常信赖,不仅在经济事务中征询他的建议,在涉及感情和婚姻时,约瑟芬也想听听公证人真诚的意见。

事实上,约瑟芬毫无疑问已在心中拿定主意。从某种程度上说,约瑟芬是出于对自己老公证人的尊重,想告诉他自己将要结婚的消息,而不是仅仅向他咨询。

1796年3月1日,约瑟芬在拿破仑的陪同下来到公证人拉吉多的事务所。进入大门处,是书记员们工作的地方,约瑟芬挪开波拿巴的手臂,让将军在那里等着她。约瑟芬独自走入公证人的办公室,但却没注意到门是微微敞着的,就在门附近的将军几乎一字不漏地听见了约瑟芬和公证人的谈话。

[3]此段内容编译自《Extrait du dictionnaire Larousse du dix-neuvième siècle》


“拉吉多先生,”约瑟芬说道:“我是来告诉您,我将要开始下一段婚姻了。”

“您?!夫人,您要和谁结婚?”拉吉多有点惊讶。

“我过几天就要嫁给波拿巴将军了。”

“什么?!您已经是军人的遗孀,您还要嫁给另一个军人?”拉吉多问道。

“您是说波拿巴将军?”约瑟芬反问。

“啊!是的,我记得他,内防军司令,他曾经在土伦炮战中给他的上司卡尔托将军好好地上了一课。”很显然,公证人不可能不知道波拿巴将军的事迹。

“就是他,拉吉多先生!”约瑟芬的心里或许有些自豪。

“但他是一个没有财产的男人,夫人。 您已下定决心了吗?”公证人问道。

“毫无疑问!先生。”约瑟芬没有丝毫犹豫。

公证人说道:“那对你来说就太糟糕了,夫人。”

“那么,这是为什么呢?拉吉多先生,请您告诉我。”

“为什么?与其嫁给一个没有名气和前途的小小的将军, 您还不如继续守寡。您的波拿巴有可能成为莫罗将军或Pichegru将军那样的大人物吗?”

“难道他永远没有机会和这些共和国的伟大将军们比肩?”约瑟芬问道。

“我有权对此表示怀疑。此外,相信我,夫人,现在的军人职业没有任何价值,而且对我个人来说,做军队的供应商比任何军衔都更有吸引力。”

  “这就叫做各有所好吧。” 约瑟芬的回应有些干涩,公证人对自己未婚夫不敬的话语让她感到不快,她继续说道:“各有所好,在婚姻里,您看到的只是利益......”

   “而您,夫人,”执拗的公证人打断了约瑟芬的话语,“您看到的是爱情和仰慕,您想说的是这个,是吗?那么, 您错了!波拿巴将军的金色肩章让你迷失,这是肯定的。我再说一遍,这是一个没有财产的男人,他只有披风和佩剑,请不要让自己将来因为嫁给他而后悔。”

披风和佩剑两个词一下子刺激到了门外的拿破仑,他霍然起身,双目闪烁,带着愤怒的神情向门口跨近了一步,但忽又觉得这似乎有些唐突,因此他又坐回了椅子上,对刚才的轻率举动感到有点惭愧。

就在那一刻,约瑟芬闷闷不乐地从公证人的办公室走了出来,公证人把她送至门口,这时他有些尴尬地看到了波拿巴将军。拿破仑冷冷地回应了公证人的致意便让约瑟芬挽着胳膊离开了。

在陪约瑟芬回家的路上,将军对他刚刚听到的谈话保持了缄默,而且直到加冕仪式的那一天,拉吉多公证人和约瑟芬都没有怀疑他们的话已经被谈论对象给全部听见了。尽管拿破仑是个很有激情的人,但他也很善于克制自己。

毕竟,拉吉多是一个称职的公证人,而且让人惊异的是,在拿破仑从将军到共和国第一执政再到皇帝的历程中,拉吉多始终是他唯一的公证人。拿破仑在称帝后某次谈及此事时,承认拉吉多公证人在当时的背景下表现得非常公正,展现出一个好顾问的品格。这就是皇帝对他这位公证人的看法。

但是,拉吉多在谈话中的蔑视毕竟还是让拿破仑受到了心理伤害,但他一直隐忍着。在意大利和埃及取得一系列辉煌胜利后,将军成为了共和国第一执政,再后来到了加冕的这一天,拿破仑认为“报复”公证人拉吉多的最好时机到了。

这一天,拿破仑派人去召唤拉吉多。如今的拿破仑,早已不是8年前那个只有披风和佩剑、被拉吉多看低的“小小的将军”,他有权杖和皇冠,拉吉多对他自是崇敬有加。

公证人对皇帝在加冕这个大日子里的突然召见感到有些意外,但是他做梦也猜不到皇帝的真实动机,因为他理所当然地认为新皇帝是让他去为加冕礼制作一份公证文书。

公证人匆匆赶至杜伊勒里宫,当值侍从带着他穿过一间间金碧辉煌、里面都是帝国元帅、大臣和高级官员的宽敞房间,最后来到了大殿,拿破仑正在那里一面等他,一面与约瑟芬闲聊。

“啊,是您,拉吉多!”皇帝笑着说,“我很高兴见到您。”

皇帝接下来的话直截了当:“您还记得1796年我陪同博阿尔内夫人--现在的法国皇后到您事务所的那一天吗?”拿破仑一字一顿地接着说道:“您还记得您对军人职业的颂扬以及对我个人的夸赞吗?现在,您怎么说,拉吉多?您这个预言家很准吧?我可是记得,您断言我将永远只有披风和佩剑。”

在说到披风和佩剑时,拿破仑有点古怪地指向他用金丝绣满蜜蜂的披风和查理曼大帝的权杖,接着又说道:“您说对了,拉吉多!这就是我的披风!这就是我的佩剑!”

“如您所见,拉吉多先生,我干得还算不赖,但是......我不是在说我的财产......经过八年的婚姻,我把皇后桂冠作为聘礼献给我的妻子......”说到这时,拿破仑抚住了约瑟芬的手,皇后早已被这意外的场景惊得说不出话来。

公证人也是惊呆了,结结巴巴地冒出几句有头无尾的话:“陛下......我不能......什么?! 陛下......您......您都听见了......!”

“我全都听见了,拉吉多,”皇帝说道,“我欠您一个拖延太久了的惩罚。因为,我的好约瑟芬如果听从了您的建议,她将不会有皇后桂冠,而我,将失去最好的女人。拉吉多,您是有罪的。”

 听到皇帝口里冒出“惩罚”、“有罪”这些话,公证人有些张皇失措,心里开始恐惧起来,因为他不知道皇帝为什么会突然提到这件往事。这时,看到拉吉多吓得够呛,从公证人的尴尬和局促中找到了乐子的皇帝开口说道:“好吧,拉吉多!我的惩罚是仁慈的,我惩罚您今天到圣母院去参加我的加冕大典。我必须在那里看到您,听见了吗,先生?去圣母院大教堂吧,沿着我仪仗队的线路过去。”

就这样,在巴黎圣母院的加冕礼上,狡黠的皇帝愉快地从人群中看到了“先知”拉吉多--拿破仑喜欢这样称呼他的这位公证人。

眼前的盛典,这是专为那个“小小的将军”举行的,而当年的博阿尔内夫人现在也成了法国皇后,可怜的拉吉多,回想起八年前的场景,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离开圣母院时,皇帝给了人群中的公证人一个善意的微笑,可怜的公证人向皇帝躬身致敬,人们开玩笑说他的额头都快触到地面了。

皇帝从这个小小的恶作剧中得到了满足。事实上,拿破仑经常这样作弄身边的高官甚至是元帅们。

三、“奇怪”的结婚证书

1796年3月9日,拿破仑和约瑟芬在巴黎二区的市政厅登记结婚,结婚仪式预定在晚上八点,因为波拿巴将军一周前被任命为意大利方面军司令官,白天正忙于准备意大利战役。巴黎二区市政厅保存的拿破仑结婚证书原件在1871年巴黎公社时被毁灭,但幸好其1829年制作的抄本得以幸存,现保存于法国巴黎银行总部(原巴黎二区市政厅旧址)。这份文书记载了拿破仑和约瑟芬结婚时一些不同寻常的怪事。

3月9日20时,约瑟芬准时出现在二区市政厅,穿着当时流行的平纹长裙,外面裹着风衣,因为这一天下着雪,外面天气很冷。约瑟芬坐在壁炉边等待拿破仑的到来,负责登记结婚的是户政登记官、巴黎二区的市长Leclercq,已经到达的见证人有法国的实权人物巴拉斯(约瑟芬的老情人)、议员塔里昂和法律人士Calmelet。由于拿破仑迟迟未到,登记官Leclercq先行离开了,登记手续实际上是由专员Collin-Lacombe完成的,但他并不具备办理结婚手续的资格。

晚上10点,拿破仑和最后一位见证人、他的副官Le Marois上尉终于出现了,拿破仑进门第一句话就是:“请马上给我们办理结婚手续!”整个过程用了不到30分钟就完成了,没有举行任何庆祝仪式,也没有举行宗教婚礼。拿破仑的副官Le Marois当时不满21岁,根据法律,他还没达到担任结婚见证人的年龄。结婚证书上,拿破仑的职务是巴黎内防军司令官,但他在3月2日就已经升任意大利方面军司令官了。

相对于3月8日由公证人拉吉多制作的婚姻契约,约瑟芬在结婚证书上把自己的年龄改小了整整四岁,事实上,约瑟芬几乎一生都在掩盖自己与拿破仑的年龄差距。而拿破仑也非常的“绅士”,把自己的年龄变老了18个月,这样两人就几乎差不多一样大了。拿破仑在结婚证书上把自己的出生日期从1769年8月25日改成了1768年2月25日。拿破仑出生于科西嘉岛阿雅克肖,他可能并没意识到这个举动有可能使他从法国公民变成意大利热那亚公民,因为1768年2月25日热那亚还没有把科西嘉岛卖给法国!

就这样,拿破仑和约瑟芬在弄虚作假中开始了他们的婚姻。多年以后,被囚禁在圣赫勒拉岛的拿破仑回忆道:“可怜的约瑟芬,她事实上给自己埋下了极大的隐患,因为这完全能够导致婚姻无效。”

下面的短视频编辑自法国1979年制作的电视片《Joséphine ou la Comédie des ambitions》,它基本还原了拿破仑和约瑟芬1796年3月9日的结婚场景。

关闭窗口
  TOP↑
  E-Mail:lawyerscg@sina.com
电  话:010-62684688-8050  
手  机:13120327912 13671188466

本站关键字:涉外离婚律师 涉外继承律师 财富传承 家族信托

版权所有:孙长刚 律师
本站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66号
中国技术交易大厦A座16层
邮  编:100080   京ICP备案:07009335